总裁的绯闻妻

2019-06-24 19:51:19 来源: 潜江信息港

夜沉下去。裴家一道仪式是中式拜堂,结束便入洞房。简单的闹房也是看着新人喝了交杯酒后宾客便散了。一床的桂圆花生散落在床褥里。早生贵子。很美好的寓意。一对新人,因为这一天亲戚朋友都没有太折腾他们,不算累。所以准备进行新婚夜的必经之路。两人都还坐在chuang边。“......”裴允铮没想到自己有天能正大光明抱着初晨亲吻时候,也会有些不好意思。落在她唇上的吻,有点小心。含在嘴里的唇柔软而芳香,他的舌吸绕着她的舌,深了一点,又柔了一点。她还穿着大红的喜服,捞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她没有抗拒,亦没有以往的矜持和羞涩。倒像是坦然的迎接到来的一切。这无疑鼓动他更大胆一些。嘴还含着她的唇,舌唇都没有停下,手指却已经摸到了她喜服的盘扣,这种布艺绣编的扣不如现代工艺的扣子好脱,但他还是耐着性子,一粒粒解开。“晨晨,穿了好多。”他有些苦笑,“不对,是扣子好多。”惹得她扑哧一声,“你的还不是多。”“那你快帮我解开......”他伸嘴过去在她嘴上轻咬了一下。她嘴角笑扬着,可是手指解他盘扣的时候,一直哆嗦。“别怕啊......”裴允铮轻声安慰她。“没怕啊。”她虚张声势的说。暖红却淡幽的红烛光线中,初晨低垂着睫,一扑一闪的小翅膀眨着羞怯的光晕。裴允铮也不帮她解扣了,抱着她到梳妆台前坐好,抬起手,替她取下头上的假发髻,一颗颗的夹子,都小心的取了下来。拿着梳子把她的头发梳顺,“晨晨,我妈咪今天还提醒了我,说明天早上起chuang,要帮你梳头,跟昨天你出嫁莫家给你梳头的意义不同。”“怎么不同了?”她看着镜子中还半敞着衣襟他,脸又忍不住红了起来。“我妈咪和爹地补了婚礼后,我爹地给妈咪梳过头,说是会一辈子和和顺顺,白头到老。发丝纤细,容易纪扯打结,丈夫替妻子梳头,寓意从此以后夫妻之间再难的事也会顺利,不会为了一些小事斤斤计较,就算有了纠扯,争吵,也会找到方法,解决问题。”“好象是有些道理哦。”“当然,长辈的经验,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裴允铮替初晨梳了头又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两人相对,他这才抬起手来,慢条斯理的替她解盘扣。她也是如此。这样子,活像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都有些害羞,又都在努力。喜服解开,里面露出一件红色的内衣,蕾丝花边。他还记得曾经的初晨穿的内衣是肤色的,今天这内衣,大概不是她自己选的,一定是长辈说要这个颜色吉利。不过火艳的红,覆在雪白的肌肤上,真如雪山上的红莲,实在夺人眼目。不看到这处景致还好,还能正经害羞一下。一看到红莲的花片覆在女人诱人的雪山上时,裴允铮崩不下去了,也不管还有没有脱完,一把捞起初晨抱了起来,直当当就往喜chuang那边走去。本来想绅士一下,不要吓着小豌豆了。可两夫妻关上门来,谁还绅士得起来?更何况像他们这种新婚的夫妻,肉也没吃过的。饿了几百年似的,压在满是花生桂圆的chuang上就开啃了。“允铮,允铮,我衣服,衣服还没有脱完。”初晨也急了,背上被硌得也不舒服。裴允铮突然间的变化,也真是吓到她了!“晨晨,我会脱的,会脱的。”裴允铮嘴上答应着,衣服他是真的没空管脱不脱得完了,直接将手钻进红莲花瓣里面,摸着雪山就心里一顿舒服。张嘴又啃了去。初晨知道这是新婚夜该有的事,可是裴允铮不按常理出牌啊。这还没脱呢,没脱呢。裴允铮自己也没有脱干净,便去掀了初晨的裙子,是掀,不是脱。他只脱里面那条又小又薄的东西。“允铮,背上疼,全是果子。”裴允铮一听,啊,对啊,别硌着晨晨了,硌我吧。一翻身把初晨放到了他的身上。他躺平了一看,才觉得鼻血真的快止不住了,初晨衣衫不整,袒胸露乳的,她的内库还在他手上。好不淫-荡的画面。新婚夜真是太美好了,早知道当初他就不该说什么不要初晨这个童养媳,要不然早早的就可以把初晨打扮成这模样了。裴允铮全身的血液都激动得横冲直撞。撞得他的身体也*的了。初晨一想到自己现在这样子,赶紧一弯腰趴下去,趴在裴允铮的身上。裴允铮顺势伸嘴过去,吸过她的嘴来,又是一番缠-绵。艰难的褪了裤子!裴允铮觉得自己特别禽兽!不管是初晨,还是他的。他先脱的,居然是裤子!算了,禽兽就禽兽吧!明天保证不这么禽兽了!他这样想着,但是有点急,看过那么多片子,里面那些女人,没一个像初晨一样这么纯啊。“晨晨。”“嗯。”初晨不敢睁开眼睛,闭着眼睛跟裴允铮亲嘴。裴允铮问,“晨晨,听说,听说次的时候,女孩子会疼......”哎呀,真的禽兽了!不是东西啊!明知道晨晨会疼,还是想禽兽一把!“嗯,我.....我知道.....”初晨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会,会,会流血......”会流血这个三个字不说还好。一说出来,裴允铮再也禽兽不起来了!对啊!万一他禽兽完了,血止不住!怎么办?初晨看到裴允铮眼神变化,马上便想到了他的顾虑,“允铮,你不是说我好了么?”“嗯,是啊,可是......”裴允铮不敢。初晨从裴允铮身上翻下来,躺在chuang上,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嫁给裴允铮,是害了他。心里难过......裴允铮赶紧吻了初晨的眼角,“豌豆,豌豆,你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啊?”初晨这惊的一声才出口,裴允铮已经重裤穿上裤子跳下了chuang,电话直接就打给了温佳妮。“允铮?”温佳妮才从裴家回到家里,准备洗澡睡觉,收到正在过新婚之夜新郎的电话,温佳妮倒是蛮意外的。“妮妮阿姨。”“怎么了?”“我想问你件事。”“你说。”初晨拿了被子把脸捂起来,耳朵也捂了起来,她已经能想到裴允铮要问什么了,干脆挖个洞钻下去吧。“就是那个啊,嗯,就是今天不是我和初晨结婚吗?”“是啊。”“嗯,就是那个啊。”裴允铮的脸也红了。温佳妮继续等,“怎么了?允铮?”“那个,那个,我们还没有......还没有那个......”裴允铮舌头打结,可是他不问佳妮阿姨,难道问什么医学常识也不懂的父母吗?“啊!”温佳妮恍然大悟,“允铮,要我去帮你找点碟片送过去吗?”“不是不是!”裴允铮脸烫得不行,他一个二十好几的大男人了,佳妮阿姨不会以为他不会做吧?没做过不代表做不好啊。“那怎么了?”“那个你知道的,晨晨的那个身体,不是说女孩子,次的时候。”裴允铮觉得自己已经高烧四十度了,脸烫得坚持不住了,咬了咬牙,闭着眼睛,一口气说道,“女孩子次的时候不是会破膜出血吗?对晨晨身体有没有影响啊?”“哦!”温佳妮又是大悟,“没事的没事的,晨晨的身体已经好了,上次已经做过几次测试,她体内已经没有那种DNA,造血功能和修复功能都很好了,没事没事,你放心大胆的去做就是了!”裴允铮虽然难为情长辈这样跟他说话,但还是松了口气,“真的?”“真的,没骗你,不会有一点问题,但是,次嘛,你怜香惜玉一点。”“我知道了......”裴允铮挂了电话,重新爬上chuang,心里高兴得万马奔腾,万事如意。前戏不前戏的,还不懂精髓,但是佳妮阿姨叫他放心大胆的做,那么该硬就要硬,该闯就要闯!*****【写了个小花絮,一直担心初晨破膜会流血不止的亲,放心了哈。月票这个月别忘了投给绯闻妻哦,下个月投给99的新文《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

邯郸牛皮癣专科医院
濮阳癫痫病专科
鹰潭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