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妃嫁到王爷别太狂

2019-06-24 19:53:18 来源: 潜江信息港

数日之后的游龙阁,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在举行。这当然是游龙阁少阁主展慕颜和他带回来的那个心爱女孩孟念念的婚礼。很多人都听说过游龙阁的少阁主有着举世无双的绝色容颜,眼高于顶,一般的女孩他从来不放在眼里,以前是一个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逍遥浪子。现在他要成亲了,大家自然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好奇心,到底是怎样特别的女孩,才能收住这个妖孽般美男那颗动荡的心?游龙阁本来就名震天下,又救治过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慕名而至前来恭贺婚礼的人非常多。除了江湖上的各路朋友,还有官府要员,还有富贾豪商,而且还有专门从京城里赶来参加婚礼的贵客,他们是李睿,雪姬和柳扬风。而显赫的,当属当今皇上和皇后都亲自派人送来了贵重的贺礼。李默是皇上,政务繁忙无法分身,苏小柔有了身孕,不宜长途跋涉,所以他们没能亲自过来,但是当仁不让地为念念和展慕颜的婚事准备了丰厚的贺礼。这一场婚礼,被称为江湖上近年来的大喜事,可想而知,其场面会有多么豪华壮观。总而言之,念念和展慕颜的这场婚礼,非常隆重,非常热闹,也非常风光。其实,念念的心里是很不想这么张扬的,她只想越低调越好。但是奈何她嫁了一个走到哪里势必都会引起众人瞩目的男人。何况游龙阁的声名这么大,展慕颜的父母又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怎样也不会舍得让自己这个引以为傲的儿子简简单单就把婚事办了的。两位大人的心情念念能够理解,所以,尽管不太喜欢这么闹腾,她还是乖乖配合了这样的安排。再次穿上了大红的嫁衣,蒙上了大红的盖头,在喜娘的搀扶下,完成一项项繁琐的古代成亲仪式。这样的场面,念念并不陌生,她以前就经历过一次。那时,她是要代替苏小柔嫁给李默,而现在,却是她自己嫁给展慕颜,心情当然也不一样。等到一切必要的形式走完,两个喜娘把念念搀进了布置得喜气洋洋的新房。就同以前那次在皇宫一样,念念立刻就让喜娘退下了,然后自己把盖头揭了下来。一个人坐在新房里等待着展慕颜,念念不禁又回想起她和李默的那次特别的洞房花烛夜。她记得那时,她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后来李默进来叫醒了她,然后她拿出了那份估计是世上的合约,李默二话没说爽快地签了字……想着想着,念念轻轻地笑出声来,那些历历在目的往事,真是有趣啊。门开了,俊美得不可逼视的男人走了进来,这自然是今天的新郎展慕颜。想着心爱的女孩今天就要成为自己的新娘,展慕颜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激荡想要过来找念念了,可是柳扬风和李睿专程远道赶来恭贺他和念念大喜,他又不得不陪着他们好好地喝几杯。直到雪姬在一边提醒他们,今天是展慕颜的大喜日子,不宜让他耽搁太久,那两个喝不倒的男人才放他离开。展慕颜看到念念坐在桌前,双手撑着下巴,一个人痴痴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笑出了声。念念沉浸在对那些趣味往事的回味中,并没有发现展慕颜走进来了。展慕颜也不想立刻惊动她,他站在一边,带着宠溺的笑意,静静地欣赏着此时念念脸上那生动的表情。她一直在笑,有点眉飞色舞,嘴角微微上扬,细长的丹凤眼半眯着,弯成了一道美丽的月牙儿……越看越觉得可爱,越看越觉得心动,展慕颜的心中漾起满满的幸福:这丫头,简直就是个天生的you物,时时诱惑着男人的视线,幸好把她娶进来了。走过去,轻轻拥住念念的肩膀:“想什么呢?这么乐。”念念回过头来,不觉呼吸一窒。穿着崭新礼服的展慕颜,今天比任何时候都要显得俊朗潇洒,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把大红色的礼服穿得如此优雅,风采迷人。他正充满柔情地看着她,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眼里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唇角一抹淡笑,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展慕颜,你今天可真帅。”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念念忘了回答展慕颜的问话,却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又慨叹地说:“一个男人长成你这样子,还真不简单……”“你还这样叫我?”展慕颜伸手揽住她纤柔的腰肢,坏笑:“以后,要叫我相公。”“呃……我叫不出来,感觉好麻……”念念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老老实实答道。“待会儿你就叫得出来了,念念,让我教你怎样学会叫我相公。”展慕颜的笑容越发魅惑人心,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念念横腰抱起,走到了床边坐下。念念坐在展慕颜的身上,看到那张大大的喜床上,垫着大红缎绣龙凤双喜字被褥、铺着明黄和朱红彩绣的百子被,被上还撒着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这情景又使她想起了和李默成亲的时候,床上恍若也是这种样子,不由笑道:“古代成亲是不是都要在床上摆这些东西?”“你知道这些代表什么吗?”展慕颜轻轻吻着她的脸颊问。“我当然知道啦,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应该就是代表早生贵子!”念念脱口而出,心想: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考我吗?一看知道了。“哦,原来你懂。”展慕颜轻笑一声,将念念放倒在床上,俯身凝视她的眼睛:“那么,我们开始吧。”“啊……好像……还有的程序都没弄,就直接吗?”念念的心怦怦跳起来,结结巴巴地道。其实,今晚在看到展慕颜绝美容颜的那一瞬间,念念早已芳心大乱。谁说只有男子好色?女人见了超级帅哥,也同样心动啊。可是,女孩的矜持和羞涩仍然使她紧张不已。“你还想要什么程序?盖头你都自己揭了。”展慕颜微微一笑,唇角弯起荡人心魂的弧度,无比爱恋和宠溺的目光,投射在女孩娇艳欲滴的脸上,俯脸,深深地吻下去:“念念,你好美。”炽烈而滚烫的唇,落在念念颤动的睫毛,微闭的双眼,圆润的耳垂和尖尖的小下巴……停在她樱桃般润红的唇上,舌强悍地喂进去,与她的交缠在一起,畅快地撩拨嬉戏,久久不愿离开……在她温暖的小口中纠缠了好久,展慕颜才舍得放开这里,火热的唇继续向下,滑到了念念芳香的颈项。他的手掌也没有停歇,在念念的身上尽情游移抚摸,所到之处,衣衫尽落……每一次触碰都仿若触电般,让念念心慌而又颤抖。当他张嘴吻住念念胸前的丰盈,念念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轻吟……“熄灯!”脸一阵发烫,念念忍不住羞涩地叫起来。“不!我要好好地看看你,看看我的宝贝。”展慕颜毫不客气地拒绝,语气像个蛮横的孩子。“不要……你这坏人……欺负我。”念念扭动着自己,嘴里发出小猫般的呢喃,却不知道她这种样子对于男人来说更是致命的诱惑。“明明是你引you我的……”展慕颜的笑容里有着孩子般的耍赖,念念的身体如此美妙诱人,让他欲罢不能。念念的浑身发软,整个人都酥掉了,脑袋里像短了路,一种奇异的舒爽感刹那间传遍了她的整个身体。开始她还极力隐忍着,不想让自己发出的那种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可是展慕颜对她的爱抚一刻也没有停歇,让她感觉心神俱飞,终于抑制不住,发出了一声声颤栗的shen吟,叫了起来:“你快一点,我受不了了……”“等不及了?”展慕颜低问,黑眸里燃烧的情yu为这个绝美男子增添了无可抵挡的男性魅力,使他此时看起来格外xing感迷人。“嗯……”念念轻吟着说。俯身凝视着眼前娇俏妩媚得如同盛开的五月海棠般美丽生动的女人,展慕颜俊朗的双目里满是痴醉的柔情: “念念,你这个迷人的小东西……记住,你的这里只属于我。”说话间他已经褪去了自己那碍事的礼服,整个人覆上了念念的娇躯。念念不由自主嘤咛一声,身体紧张地往后缩了一下,展慕颜立刻搂紧了她,吻着她清香的脖颈,喘息着在她耳边低语:“念念,抱紧我,让我……爱你。”念念乖乖地抱紧了他,在那一瞬间,展慕颜感到了从所未有的满足和快乐,就像一件守护多年的珍宝终于完全属于了自己,那感觉美好得难以诉说。他被念念娇小的身躯紧紧地包裹着,那里,温润,柔软,紧致,令他如痴如醉,一刻也舍不得离开……终于和心爱的女人融为一体,怎样爱也不够。展慕颜尽兴浑洒着自己的激情,一次又一次,恨不能把自己满满的一腔柔情都由此倾注给念念。念念在他热情勃发的冲击下,娇喘连连,尖叫不断……“不行了……相公……啊……停一下,我累。”念念终于喊出来。“我就说过,今晚要教你学会叫我相公。”展慕颜停下来,脸颊露出幸福的微笑,怜爱地看着身下因为欢爱更显娇艳的女人,轻吻着她的眉眼问:“念念,快乐吗?”“嗯。”念念娇羞地点点头,又道:“你先下来,压得我都累了。”“那,歇一会儿,再来?”展慕颜温和地勾起唇角,眼眸里流转着醉人的光辉。他的笑容太魅人了,让念念一时有些失了神。“才不!你刚才欺负我……”她嘟了嘟小嘴。“我刚才欺负你?不是你自己吵着要的吗?”展慕颜笑笑地看住念念,灿若星辰的俊眸里闪着无限宠溺的光。这丫头太可爱了,不管什么表情都这么迷人。“你无聊……坏死了!”念念低声地嘟囔。“哪里坏了?”展慕颜潇洒地挑挑眉,笑意更深。“装模作样!哼,不理你了!”念念赌气地背转身子。却不想展慕颜从身后紧紧箍住了她柔软的腰,一边吻着她光洁的后背一边低吟着说:“念念,你的哪里都很美,我忍不住自己……这样不压着你,可能你就不累了。”“啊……你干什么?”念念惊叫。“要你!”展慕颜低低吐出两个字。“展慕颜……老公……你是不是几辈子没见过女人啊,这么馋!”念念又羞又囧。“老公?”展慕颜问。“就是相公的意思,我们那里叫老公,还有男人管妻子叫老婆。”念念娇喘着说。“哦,老婆,我只馋你一个,早就说过要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展慕颜幸福地笑了,尽情地享受着念念紧致的身体带给他的那种妙不可言的快乐。激情终于平息,念念累得趴在了床上不想动。展慕颜把她抱起来,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柔声地问:“真累了?”“你那么多次,我能不累吗?”念念又嘟起了嘴,趴在展慕颜的胸上,那结实健硕的肌肉让她脸热心跳,这男人可真性gan。“傻丫头,知不知道我比你更累?”展慕颜怜惜地抚摸着念念绯红的脸颊,微笑道:“宝贝,你太迷人了,真想把你变成一个小人儿,揣在怀里,可以随时随地拿出来看一看,咬一咬。”“你当我是玩具啊?”念念不满地瞪他一眼,又恨恨地骂:“你肯定是se情狂……”“那你就是小妖精。”展慕颜将念念搂进怀中,爱怜地吻着她:“宝贝别生气,你不知道我有多喜爱你,今天是我次要你,难免疯狂点儿。以后,保证不让你这么累。”“哼!谁知道你做不做得到。”念念轻轻一撇嘴。“我尽量做到,可是,你太迷人……”展慕颜道,又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问:“宝贝,跟我说,你喜欢我哪样?哪样你感到舒服?”念念又红了脸,顿了一下才小声地说:“就那样……你亲我时,我感觉……挺好的。”“呵呵,明白了,那我以后还那样,让你快乐。”展慕颜宠溺地吻了吻她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念念突然问:“你以前跟别人在一起时,是不是也是这样?”展慕颜的眉头皱了皱,真没有想到念念这时会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煞风景的话,他很干脆地答道:“不是!”“那……”念念还想再问,却被展慕颜用热吻把唇堵住,让她说不出话来。一吻狠狠地吻完了,展慕颜放开她说:“念念,别胡思乱想了,我只对你这样。以前别的女孩,我不用主动做什么,都是她们拼命取悦我,然后直接完事。我没兴趣看她们的身体,更不会那样卖力地讨好她们。”“你到底有过多少女人?”念念闷闷地问。“除了樱儿,还有几个萍水相逢的那种,但是她们长什么样我差不多都忘了。”展慕颜老老实实地答道。“哼,浪荡子。”念念不太高兴,哼了一句,不再理他。“念念,我说过我以前是很游戏,因为我没有把女人当一回事。可是在爱上你的时候,那个荒唐的我就已经死去了。”展慕颜急忙说。念念问:“樱儿现在呢?”“走了,上次回来时我爹就把她调到其他的分部去了。其实那时候你已经彻底离开我了,回到了你三哥的身边,我一点都不再奢望你能属于我了。可是我对别的女人仍然没有一点兴趣,我只想着你。”展慕颜答,看了看念念的表情,他又郑重地说:“念念,相信我,这辈子除了你,我的心再也装不进别的女人。”念念却不说话。展慕颜揽过她,低沉地说:“老婆,我要怎样你才相信?我真的不会再和任何别的女人有一丝一毫瓜葛。而你,即使你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念念暗自好笑,便故意轻描淡写地说:“反正,你想和别的女孩纠缠也没什么。你找一个女人,我就找十个男人,给你戴几顶大大的绿帽子,看看谁比谁狠。”“好啊,念念,你竟然敢有这样的念头。你如果敢找别的男人,我非要把你蹂lin到动都动不了,把那些觊觎你的男人都杀死,看谁还敢接近你?”展慕颜把念念狠狠地揉进怀中,贴紧她的耳边说:“我说了,你的那宝贝只属于我!记住了吗?”“我的前提是,你不找女人,我就不找男人。你若是花心不改,我就加倍奉还!”念念调皮地眨眨眼睛。

杭州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三门峡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遵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