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罗辑思维的五个教训a

2018-10-25 11:11:45

独立新媒(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申音

没想清楚就做APP

刚开始做“罗辑思维”时就提出做APP,当时好像不做这个就不叫移动互联。于是我们投钱找的团队做了APP,但是我们每往前走一步,就越觉得根本不需要APP这个东西。这其实是用户的决定。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在上全部能完成,没有理由再去下载一个APP。有数据显示,现在已经占据了大家使用时间的80%左右,绝大多数的APP下载后都很少打开。

2012年我们根本没有想清楚背后的产品逻辑,所以做APP的投资算是“沉没成本”了。庆幸的是,当初决定除了做视频、APP以外,还同时做了公共账号。从现在看来,除了优酷的视频,公共账号已经成为“罗辑思维”的另外一只腿。

很多传统媒体做APP之所以失败,就是简单地将报纸或杂志上的内容直接搬到APP上去。用户为什么要关注它呢?没有理由!

不理解合作平台的逻辑

自媒体有很多的平台,比如说百度、腾讯、搜狐等都有平台,这些平台都已经很大、很成熟了。记住,永远不要只跟某一家平台去绑定。

因为不是平台的“亲生儿子”,所以平台经常对你不闻不问是正常的事,它能给你一些支持,是因为你带给了它价值。

有一次我们在视频里放广告,触犯了平台里商务广告部门的利益,导致合作要暂缓、暂停。后来我们讨论要不要离开这个平台,去和其它平台合作。但其实所有平台都是一样的。我们先不要问平台能给你带来什么价值,而要先问你能为这个平台带来什么价值?

后来合作时就发现,每当我们很努力地为平台创造价值的时候,平台就会给我们更多。如果老想从平台拿到我超乎寻常的价值,结果就是双方都会很不舒服。要充分理解这个平台的逻辑,所以我们变成一个对平台非常配合的自媒体,平台也越来越支持我们的发展。

患上“第二产品综合症”

不要一下子做很多事情,而是尽可能在一个事情上多琢磨一点。“罗辑思维”做到第六个月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懂了,可以迅速复制经验去做另外一个产品了。其实它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想象。“罗辑思维”其实就是一个产品,而产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尤其围绕人构建一个产品,真的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事情。

要自由,不要捆绑

“罗辑思维”开始是一个明星和一个经纪人的模式。这个模式是工业时代的模式,它有很多的问题,其实是在彼此捆绑,希望用一种契约的方式,本质上有一种不安全感的东西。明星和经纪人互相抛弃的现象很常见——如果明星不够努力,会被经纪人抛弃;如果明星太努力,会把经纪人抛弃。

“罗辑思维”一直在讲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只有大家觉得自由的时候,彼此间的连接才牢固;如果大家觉得不自由,就没有安全感,彼此连接就会变得很脆弱。

妄念太多

做“罗辑思维”时,老吴(指吴声)、老罗(指罗振宇)和我在一起时,三个“强大脑”会不断蹦出新的想法,我们可以怎么样,也可以那么样,但其实你的人力、物力、资源分配,决定了你能做多少事情。

妄念太多是不对的,应该回归初心,弄清楚到底用户需要什么?你得知道自己的边界在那里?知止而后定,知道定的人才会安,知道安的人才能静,静了以后才能思考,思考以后才能有所得。

从商业逻辑来说,“罗辑思维”要做的是一针捅破天的东西,或者是一剑封喉的东西。创业者不自觉地追求不确定性,觉得自己做的东西有无限可能,但对投资人来说,你的商业逻辑一定是确定性的。你越有无限可能时,他越要问你有可能实现的是那个?

互联的逻辑看似很奇怪,比如腾讯做社交产品可能不赚钱,它赚钱的都是其它领域,但是它如果不做社交,其它领域就挣不到钱。我们想做一个社群,你问这个社群要干嘛呢?我也不知道,我想也不会知道它今天要做的事情。

过早想商业化其实就是妄念——你越想挣钱,挣的都是短期的钱,都是现在的钱。其实还是要找一针捅破天的那个东西,我们还在找,这个过程挺痛苦。

长江国府
耳灯
射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