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現場獨家揭秘著作權修改草案爭議

2019-06-07 19:13:57 来源: 潜江信息港

  《娱乐现场》揭秘着作权修改草案争议

  刘欢

  胡海泉接受《娛樂現場》專訪

  两个月前,新版着作权法草案在众多音乐人中引发争议。为进一步了解内情,《娱乐现场》通过多家走访和调查,探查了目前我国流行乐坛的版权保护状况,也发现了业界存在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着作权法发布修改草案 引发音乐圈大讨论

  2013年,国家将出台新着作权法,旨在加强版权的保护措施。今年3月31日,国家版权局向大众公布了这部新法的草案,开始向全社会征求修改意见。但该草案一经公布就引发了流行音乐人的震动,刘欢、小柯、张亚东、谷建芬等人,曾经召集五次公开会议共同商讨修改办法,终还整理出了长达11页的修改建议向相关部门提交。其中,音乐人疑义重的几条规定之中,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一个词——着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我国流行乐坛,与音乐人关系直接,也是主要的着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就是中国音乐着作权协会,简称音着协。

  音着协可不经许可授权 着作权人难以接受

  如果按照新法草案的规定,音着协将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有权申请代表全体音乐人,有权不经过着作权人,而向使用者收取费用。同时,使用者只要满足向音着协缴费等条件,就可以获得音着协的授权,而不须经过着作权人许可。对此,许多着名音乐人都表示很难接受。刘欢表示:“只要(向版权局)备个案,把钱(向音着协)交了,说不好听的,我钱给你了,你少废话,我愿意把音乐放在公厕里播,你都管不着我。”而胡海泉也表示:“过去杜德伟、江美琪都翻唱过羽泉的作品,我们都是要有授权的,所以同意不同意跟钱是没有关系的,是我愿不愿意让你用的问题。”

  版权使用费分配不透明 音乐人不知作品被用何处

  着作权人——也就是音乐制作人,只要加入音着协,作品就可以由音着协统一代管和保护版权。如果有人想使用该作品,则由音着协代为收取使用费,再按照一定的比例,交于音乐人作为版权酬劳。这本是一种保护措施,但音乐人对此却质疑颇多,这是因为他们有很多担心的问题。《娱乐现场》采访音乐版权经纪人高萍时,曾问及她如何看待目前音着协的版权费分配方式,高萍表示,的问题是不够公开和透明。音乐市场看上去很红火,但着作权人的收益一直很少,而音着协在分配版权费用时并没有出具明确的清单,这个事实让音乐人觉得不公平。《娱乐现场》在调查中发现,许多音乐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在被什么人使用,音着协每次代收了多少版权使用费。如着名的音乐人谷建芬,已入会音着协,目前大概有三百多首作品申请了音着协的保护。每年四月,音着协都会把一笔收益打入谷建芬的账户中。但谷建芬对这样的操作却并不满意,她表示:“我到银行查我的钱,这是什么钱呢?什么广告使用了?什么影视使用了?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在这样一个‘被保护’的环境中,我们算什么呢?我们就是他们的算盘珠子,他们爱怎么拨拉就怎么拨拉。”

  音着协会员制引疑问 不入会就收不到版权费

  与此同时,音乐人对于音着协的会员制也有疑问。胡海泉就表示,自己和羽凡并没有加入,可有朋友告诉他音着协那边有羽泉的十几万元钱,但如果不入会,钱就拿不到。对此高萍也表示,自己经常遇到两种情况,一种是没有加入音着协,但却收到了他们给的钱;另一种是没加入音着协,被代理之后没有收到钱。对于这一现象,《娱乐现场》采访了法律专家夏翔,他曾长期研究过着作权案例。而夏翔则分析了目前音着协的一些管理方式。他认为,音着协代收的这笔钱是属于着作权人的,音着协没有权利长期拿着这笔钱不支付给着作权人。而音着协向着作权人支付这笔钱,也不应该有强制入会的这种条件。

  音着协版费回收能力弱 价格远低于版权原公司

  根据音乐人的估计,每年音着协应该为着作权人收取的版税是25亿,可实际年度收取和分配给着作权人的版税仅5000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音乐人爆料称:音着协的使用费定价,也不能满足着作权人的要求。他透露,有很多公司在音着协有登记,成为他的会员,很多作品都能被翻唱。一个很红的作品在音着协取得翻唱的授权,只需要1000块左右的费用。而如果是拥有版权的原公司,则不可能以这么低廉的价格和草率的方式销售。而胡海泉也爆料称,作品使用权的获得,那怕是国外歌曲的使用权,都可以通过非常简便的方式和低廉的价格获得,如果想翻唱国外歌曲,又找不到他们的版权公司,可能只需要花200元钱登记一下,就可以翻唱了。对此《娱乐现场》拨通了音着协的办公,询问了翻唱陈奕迅的《你的背包》和飞轮海的《只对你有感觉》两首歌曲的价格,对方按歌曲数量和专辑制作数量得出计算结果是一共400元。与此同时,采访这两首歌曲的版权原属机构英皇娱乐和大石版权,他们则需要了解翻唱者身份才能决定是否授权,词曲还需要分开授权,并且定价远高于音着协的价格。

  音着协管理全国难度大 音乐人希望3家组织共同管理

  对于这次由于修法所暴露出来的音乐人与音着协之间的矛盾,法律专家也给出了相应的观点。音着协目前只有50多人,要管理整个全国范围内代表音乐着作权人的权利,负责全国着作权使用费的收取和管理,难度太大。目前来说,把如此大的权利完全授予一个组织还不成熟。高萍表示,在其他国家,并不是只有一个着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而是很多部门在做,这样工作划分的就很细,结果也会让作者们比较满意。刘欢也透露,他们已经在修改意见里提出,希望法律能允许有3个集体管理组织,这样互相有竞争,对音乐人也有所保护。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真维斯娱乐现场》每日节目,及《娱乐现场》微博()每日更新,《娱乐现场》于全国213家电视台同步播出,精彩内容每日放送,敬请期待。

  声明:以上内容由光线传媒《真维斯娱乐现场》提供。如需转载,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真维斯娱乐现场》或《娱乐现场》”,违者将依法追究。

什么病会导致经期延长
痛经怎么调理根治
经期延长胸胀痛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