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这一世木已成舟

2018-11-02 12:11:28

这一世木已成舟

——题记

唐波来的时候我正在喝茶,听到那刻在心底的、熟悉的声音,我的手剧烈地抖动了一下,茶水把我的乳白色西裤画了一幅中国地图,那亲切的声音依然如昨日一样。放下,我坐在沙发上呆呆地出神。眼睛转向身边的日历,还有三天,唐波在里说三天后要来哈尔滨出差,他也想看看我。我噔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脑子都是唐波要来的事情,唐波要来了,十二年后唐波要来看我了。忽然一股辛酸的眼泪夺眶而出……

唐波是我的大学同学,确切地说曾经是我的男友,外语系素来是女生多,男生少,我们班总共十五人,只有四个宝贝男生。而唐波是这四人中帅气的一个,近一米八的个头,棱角分明的面孔,健壮的体魄,足球踢得相当的棒。是许多女生暗恋的对象。至于其他男生,实在是不敢恭维。一个长的像什么电影里的那个日本翻译,个子不高,瘦瘦的,戴着一幅眼镜;一个是满面的青春痘;还有一个是小时候得了什么病,脸上留下几块白斑。就这么四个宝贝,每天生活在万花丛中,我看一个个也都非常滋润的,相比之下,唐波就犹如鹤立鸡群了。

而我那个时候喜欢写点什么散文、诗歌之类的豆腐块文章在校刊上发表,在系里也算个小有名气的人吧。对于唐波,我不是不喜欢,只是感觉这么一个月亮,在众多星星中,我也不是亮的,长相一般,又没有显赫的家世,所以只能欣赏了。然而,事情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唐波开始追求我了,暗喜之时,我也担心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我知道,光我们班里就有好几个女生对他暗送秋波。

我和唐波成了朋友,众室友都说我是红运高照,外语系这么一枝“花”插在了我这贫瘠的土壤上,因那时我可说是瘦得有点弱不禁风,体育课从来没有及格过。每当听到这些议论时,我都一笑置之。我曾问唐波喜欢我什么?唐波总是狡黠地笑而不答,而我也总感觉到是在云里雾里一样。管他呢,“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这么一个帅气男友在身边,本姑娘也有面子啊,反正大学生活也挺单调的。

不过,唐波对我确实好,我生病的时候唐波天天下课来照顾我,帮我抄笔记,打饭,买药,看着这么一个鞍前马后服务的男友,朋友们都羡慕我,我心里也感动极了,所以,对唐波我也倾注了全身心的爱。

如果事情就这样下去,我想毕业后我们就会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过着一份平静的生活。然而,偏偏在毕业的时候出了事情,毕业前夕,正好哈尔滨一家大公司来系里招聘翻译,待遇很优厚,我立刻动心了,让唐波和我一起去。可唐波说毕业后要回老家,那里的教育太落后了,他说,当他考进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发誓毕业要回到家乡,况且父母年纪大了就他这么一个独子,他要回去的。“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啊!”我生气地对唐波说。唐波不说话了,过了一会,他幽幽地说:“我知道我不是救世主,但那里是我的故乡,那里有我的父母和亲人,那里落后的教育更需要我,我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微弱,但我会尽力的。” 我曾和唐波去过他在西部的家乡,那是一个偏远的小镇,干燥的气候,一到春秋就会刮起漫天的黄沙。那里教育的落后让我都感到辛酸,且不说小学了,就是中学里专科毕业的老师也没有几个,生活水平根本比不上我的家乡,更不用说和哈尔滨相比了,我一想到要在那贫瘠的小镇生活一辈子,立刻就没有了热情。慢慢地我和唐波之间产生了分歧,我不想去他那里,他也不想离开家乡,在这种情况下,分手是的选择了。尽管我心痛,可是我想过我向往的那种生活,我喜欢喝咖啡,而不是那种带有涩味的井水,我喜欢看霓虹灯下的街景,而不是一到夜晚就寂静无声的黑暗。于是,我选择了北上,唐波选择了西行。事隔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我走了一步人生多么臭的错棋,因为,我根本是忘记不了唐波的。

毕业之后偶尔会接到唐波的,我还是劝他过来,毕竟这是我的初恋,我是不想放弃的。可每次唐波都在说他的学校,他的学生。慢慢的没有唐波的了。这时,欧亚部的锋开始追求我,父母也说我年纪大了,再不找对象都快成老姑娘了。尽管我和锋在一起时总是找不到感觉,但既然爸爸妈妈对那个对我极好又家境优越的男孩满意得一塌糊涂,也就劝自己嫁了算了。主要的是锋一笑起来很像唐波,我似乎找到了唐波的影子。于是,我和锋结婚了。

然而,锋毕竟不是唐波。尽管锋真的很,可我一直忘不了唐波,唐波就犹如一座山横亘在我和锋之间,在磕磕绊绊地生活八年之后,我和锋终于友好地分手了,锋说他忍受不了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我。当走出法院大门的时候,我们彼此都停住了脚步,在互相凝视的一刹那间,我的心落泪了。我知道,我深深地伤害了锋,这一世,我都无法补偿对锋的歉疚。

一个人的生活尽管很难,但却没有了吵闹,倒也清净。只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回想起了往事,在往事中慢慢抚摩自己的伤口。在这种情况下,唐波突然要来了,我不想让唐波看到我破碎的生活,不想让唐波看到我忧伤的眼睛,我要给唐波一个灿烂幸福的我!可我怎么办呢?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心事重重地坐在办公室里。宇来报销旅差费看到我愁眉不展的样子,关切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宇是我在这里比较能谈得来的异性朋友,长我四岁。看到宇,我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让宇陪我一同去接唐波,反正唐波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很短,只是不知道宇能不能同意。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宇并请求他的帮忙时,宇沉默了片刻说:好吧,谁让你是我的上司,还是我一个不错的朋友呢。我帮忙就是了,不过,有没有好处啊?宇狡猾地笑了一下,我白了宇一眼,到时候看我的眼色行事就好了,不许出格的,我佯装生气地说。

第三天晚上七点,我和宇去机场接唐波。当宇看见我时惊讶地说了一声:“玫儿,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么漂亮,小心我追你啊。”宇快四十岁了,却还是个王老五,看到宇夸张的表情,我瞪了他一下,说:“别贫嘴了,快走,要不就晚了。”

十二年的光阴我不知道唐波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十二年的思念在我心里涌起阵阵甜蜜与苦涩。

当唐波站在我面前握住我手的时候,我的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太多的话似乎一下子找不到该说什么了。而唐波也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一直握着我的双手不松开,我抽出一只手,擦了下眼睛,赶紧把身后的宇向唐波介绍:这是我家的那位。我含糊其词地说了一句。瞬间,我感觉到唐波的手在剧烈地颤抖了,唐波的眼光慢慢地暗淡下去,缓缓地松开手说:“你看,玫子,我真是太激动了。”唐波连连撮手,然后转向宇,握住宇的手说:“很高兴看到你!”

晚饭吃得很尽兴。唐波说是从我妈妈那里知道了我的,这次他到哈尔滨办事就看我来了,唐波还说他已经不做教师了,现在自己开家公司,是专门出售当地土特产品的,这样,一来解决了当地农民卖东西难的困境,二来也发展了自己的事业。我笑着对唐波说:你还是一点也没有改变。唐波憨厚地笑了笑,宇在一旁不停地劝酒,唐波有点喝多了,我踢了宇一下,宇暧昧地冲我笑笑,抓起我的手对唐波说:“玫有时还会提起你的,说你是她的同学。”我使劲要挣出手,可宇抓得很紧,我只好笑笑。唐波站了起来,身体有点晃悠地说:“玫子,真是这样吗?你真的提起过我?你还记得上学时候你给我织的围巾吗?我还一直留着呢。物是人非啊!”唐波的眼睛放出一种光芒,我赶紧抽出手扶住唐波,唐波看着我说:“玫子,我来就是要看看你的,看见你这样幸福我就安心了,我……”我发现唐波的眼睛里有东西在闪亮,我的心被揪紧了,我低低地说:“我送你回酒店吧,你喝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了,明天我就回去了,十年一场生死梦啊!玫子!”唐波长叹一声。“既然来了就多呆几天吧,我们好好陪你转转。”宇在旁边说道。“还是走吧。真心希望你们幸福!”唐波抓过自己的上衣穿好。

把唐波安顿好,我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在回去的路上,宇揶揄道:你的老同学对你还是贼心不死啊。我恼怒地看了宇一眼说:你才是趁火打劫呢。宇嘿嘿一笑:那可不是,我可是真心一片啊。玫子,你真的可不可以考虑考虑我?宇一脸真诚地看着我,我没有吱声。

回到住处,我犹如散架一样,把自己放到床上。唐波的到来触动了我心底那根弱的神经,可是,旧梦还能重圆吗?我感觉到了从末有过的悲伤。

因睡得晚,当我起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赶紧收拾好,我打算今天告诉唐波我不是他想的那样幸福,我依然是独自一人在漂泊。

来到宾馆,却是人去屋空,我呆呆地坐在房间里。服务生过来问我是不是叫玫,并且说有一个唐先生留封信给我。我木然地接过信封,掏出信展开,是唐波那熟悉的字迹。

亲爱的玫儿:

请允许我再一次这样叫你吧。十二年了,我几乎没有停止过对你的思念。虽然当初你义无返顾地北上,我曾经埋怨过你,甚至认为是你游戏了我的感情,也恨过你,但我却忘不了你。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所以我只有努力工作,想唤回你到我身边,可你走得太快了。当我知道你结婚的消息后,我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一度借酒浇愁。在这种情况下,我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和一个父亲老战友家的女孩结婚了。然而,性格上的差异终导致了婚姻的解体。那时,我就想来找你,可我知道我不应该再打扰你平静的生活。后来,我办理了辞职手续,跟朋友合开了一家公司,公司运转的还好,效益也不错。也有不少人为我介绍女朋友,可我始终忘不了你。如果你幸福,即使我得不到你我也会很欣慰的。可是,当我从你妈妈那里知道你是单身的时候(请你不要怪罪你妈妈,是我问的,她才说),玫儿,你知道我是多么的高兴啊,我想,这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吧。于是,我心里发誓,我这次来一定要带你回去,我们要重新开始。

我兴致勃勃地来到了哈尔滨,当我看到你的一刹那间,我真想把你搂在怀里不放开。可看到你介绍的人之后,我的全身犹如掉进了冰窟一样。玫儿,你知道人心死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我是忍着什么样的伤痛同他握手的吗?你知道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吗?你知道什么叫做强作欢颜吗?玫儿,我没有喝多,一点也没有喝多,这么多年的商海滚打,我还是有一点酒量的。只是,我当时的心情,只有借着酒劲说出我想说的话罢了。玫儿,如果我的到来对你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请原谅我,不要恨我!

玫儿,看来今生我是带不走你了,我只能祝福你!来生吧,若有来生,我一定不会让你从我手心溜掉。

玫儿,我走了。告别你是我的伤痛!但我无法选择什么,我只能选择离开。

玫儿,此刻,我无法关掉的是我的眼泪。这么多年来我才发现,原来等待,也是一种悲哀!

玫儿,多保重!祝福你!

唐波

信纸有多处泪痕,可以想象出唐波写这封信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神情恍惚地站起来,问服务生是几点的班机,回答说是九点的。我看了下表,飞快地奔出宾馆,坐上出租车,一路上催司机快点开。我掏出,却再也接不通唐波的了。我在心中祈祷着,让飞机晚点吧,晚点就能追回我的幸福,我了解唐波的脾气,若这次走掉,他是不会再回来了。

奔进候机大厅,通道已经关闭,检票员说飞机还有一分钟就要起飞了,我趴在窗户上,看着飞机徐徐地滑出跑道,升入空中,泪水模糊了玻璃。此时,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不能低下那高傲的头?为什么不能活得真实一些?都说伪装是一种姿态,男人伪装坚强,是因为害怕被女人发现他软弱;而女人伪装幸福,却是害怕被男人发现她伤心。可我呢,我是彻底地输给了我自己。

茫然地走出大厅,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阳光不是很强,有些昏黄却也扎眼,我坐上出租车。司机问我去那里?我说随便,司机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说那就去世纪广场吧。司机大概是看出我怪异的样子,于是就讲了一个笑话,我却一点也没有笑出来。盯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司机不出声了。收音机里突然响起了乐声,是辛晓琪的《味道》:“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的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想念你的吻和指间淡淡烟草味道,记忆中那样熟悉的味道……”听着这伤感的歌声,我的泪水一下子喷薄而出……

期权平台搭建
防火卷帘厂家
上海物流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