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的解构

2018-01-11 15:55:49

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的解构

标题: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的解构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的解构《鹿鼎记》是金庸小说的封笔之作,也是武侠小说中的“四不象”作品。《鹿鼎记》表面上看似一幕诙谐荒唐的喜剧,骨子里却是一部博大精深的悲剧史诗和文化寓言,俗极而雅,奇而致真。在笔者看来它代表金庸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它超出了江湖恩怨、武林夺宝的旧模式

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的解构

,通过壮阔的画面与多彩的人物个性,运用调侃的语言,对他一直着力书写的“侠”进行了一次强有力的反讽与解构。主人公韦小宝是以一个反侠的形象走进读者的视野的,由于此形象的创新与反传统,他所带来的争议在“金迷”读者与“金学”研究者中一直未曾休止。中国传统的武侠小说作家向来相信“宁可无武,不可无侠”的观念进行创作, 武侠小说的主要人物是侠士,这已经是一种共识。而没有侠义精神的小说还算得上武侠小说吗?因此有评论家说《鹿鼎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武侠小说,而是一部描写世情的反武侠小说。该小说的风格、故事情节与金庸其他作品相去甚远,彻底地打破了我们民族文化和社会文化心态中的“侠之梦”。那么金庸先生是如何在《鹿鼎记》中对“侠”进行解构的呢?笔者认为,主要是从小说的主角韦小宝身上来实现的。在论述这一论点前,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金庸先生其他着作中的传统侠者。一、金庸其他着作中的传统之“侠”什么是侠的行为?追溯起来,“侠”这一概念,最早见于韩非子《五蠹》中的“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一句。这句话写出了侠必有武,必会武,必能武之意。 什么是侠的精神?金庸先生在为着名金评家吴霭仪的《金庸小说的男子》写的小序中说:“在武侠世界中,男子的和感情是‘仁义当先’。仁是对大众的疾苦冤屈充分关怀,义是竭尽全力作份所当为之事。引申出去便是‘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中国的传统思想是儒家与墨家,两者教人尽力为人,追求世事的公平合理,其极致是‘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武侠小说的基本传统也就是表达这种哲学思想。”[1]传统武侠小说在弘扬侠义精神的同时,表现出一种试图依靠武力来解决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的倾向。武艺非凡是一个“ ……(省略1418字,正式会员可完整阅读)…… 更多相关文章: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难寻觅到一丝半点侠的影子。假如将金庸小说中的主角按创作先后来排序,金庸小说的主人公的侠者形象变化是这样变化的:正义之侠―→大侠―→中侠―→小侠―→无侠―→反侠。这也是金庸在塑造了众多的侠之后,在现实生活中逐渐产生对侠的困惑与怀疑,有意与侠告别,从真正的侠发展为无侠,去探讨人性的本真问题。三、韦小宝对“侠”的彻底解构从传统意义上的儒之侠郭靖,道之侠令狐冲,佛之侠石破天,渐渐走向了非侠甚至反侠韦小宝。《鹿鼎记》中,金庸理想中的“阳刚”世界受到了颠覆。韦小宝这一“非英雄”形象,是金庸对自己定义的理想男性的嘲讽。通过滑稽摹仿的修辞手段和文学演绎,金庸对他以前理想的男性定义做了一番解构。从这番解构中,我们更加清楚地看到了他的“游离性”立场。韦小宝能游离于江湖与朝廷之间,正与邪之间,情与欲之间,满人与汉人之间,在多种不同的价值体系中游刃有馀。没有甚么高尚的理想,不区分情与欲。他之所以能左右逢源,与他的“中间”(in-between)角色分不开。这种角色,不存在身份认同的危机,恰恰可以超越简单的“压迫/反抗”的殖民主义/反殖民主义话语。《鹿鼎记》对侠的反讽,导致侠的非英雄化,江湖世界的非理想化,同时瓦解了武侠小说固有的崇高风格和乐观精神,甚至也消解了武侠小说中“武”与“侠”的崇拜。也许金庸以后还会有新的武侠小说出现,但可以断言,不会有超出金庸的武侠小说,因为一部《鹿鼎记》已经成功地完成了武侠小说的现代化实验,其结果是“侠之梦”的解体。既然金庸塑造的韦小宝是一个反侠形象,下面分析一下,金庸是如何在韦小宝身上实现对传统之“侠”的解构的。1、韦小宝的工夫韦小宝年幼力弱又偷懒,不肯花精力学武功,但却时时在强敌面前逞能,面临大敌时通常是动口不动手。他拜了天地会武林高手陈近南为师,这本来是个难得的机会,而韦小宝对那些高深的武功一点兴趣也没有。可是韦小宝是个现实的人,他自知所做的理亏事也不少,怕有危险时跑不快,故很卖力地练他的女师父九难师太教他的“神行百变轻功”。这脚底抹油的功夫是他最像样的功夫了,但也只练到三、四成功,因为他觉得能够让他逃离敌人就够了。那么韦小宝他打架是用的是什么招数呢?竟然是任凭任何侠者也使不出手的拗手指、拉辫子、咬咽喉、抓眼珠、扯耳朵、捏阴襄。他武功虽然不灵光,但他灵敏的反应却让他能在凶险的江湖立足。一个没有任何武功底子的无名小卒,却能在一个大帮派里身居要职!在金庸其他小说中,主人公一般都是武艺高强,他们一般会有一些奇遇,让他们的武功大大提升到足以傲视群雄的境界。而以韦小宝的三脚猫功夫却能当上主角,并且一路风光,其他武功高强的人物却大多是英雄末路式的悲壮。这是金庸的小说中绝无仅有的。从这方面来看,金庸首先是从外在形态上对传统的“侠”进行了反讽。2、韦小宝的“国民劣根性”在《鹿鼎记》中可看出金庸小说的创作主题离国家民族之本位愈来愈远,而离人性、人生的意旨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深。韦小宝这个人物形象就具有相当深刻的象征意义,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中华文化中某些共性的东西,即中国“国民的悲剧”与“文化悲剧”。孔庆东先生在《空山疯语》中提到:“这里蕴涵了对中国社会体制和国民性的深刻批判,其深度或不及《阿Q正传》,而广度则有过之。从文化价值上看,韦小宝是20世纪中国文学里仅次于阿Q的典型形象。” 金庸自己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自己写韦小宝是受了阿Q的启发,实际上韦小宝是一个因意外奇遇而获得成功的“阿Q”。欲望被释放了的韦小宝一方面是中国各民族的“杂种”,一方面又是一个地地道道、货真价实的“纯种”中国人。“精神胜利法”作为一种国民劣根性的代名词,它的基本症状在小说主人公韦小宝身上都能找到最集中的体现。如:自轻自贱,自大自夸,化丑为美,麻木健忘,欺软怕硬,忌讳缺点,把失败幻想成胜利,在精神胜利中逃避失败的痛苦,却不思改变失败的现实。敌强我弱时,韦小宝用精神胜利法,一旦形势转化有利时,他又善于抓住时机,积极进攻,所以他总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阿Q放大了我们国民性中丑陋可笑的一面,具有脸谱化的特征,韦小宝却代表现实生活中一整群人的真实生存状态,是世俗化的。我们一见阿Q,就知道要肯定什么,否定什么,但我们对韦小宝却是不知道该赞还是该骂。这种审美理想与历史现实的冲突以及由此产生的张力让人再一次体会到那种迷茫,焦灼,无所适从的人生处境,作者解构了一个乌托邦,“侠”的神话被粉碎。3、韦小宝的流氓处世学韦小宝这个人物性格的复杂,绝对不能轻易以亦正亦邪就把他复杂多面的性格轻松地概括过去。曾有不少人赞扬过《鹿鼎记》里韦小宝有侠义精神,但那是真正的侠义吗?《鹿鼎记》中韦小宝在江湖和朝廷的双重历险记中最大的支撑点,是抽象化了的“江湖义气”。他正是倚靠“义气为重”的原则,才能游离于“正”与“邪”、“朝”与“野”等各种不同的社会,而且被价值观念如此迥然有别的多种社会所重视。韦小宝的深层文化精神却与他的“忠义”精神相矛盾。也即是说,在“忠义”和个人的生存权面前,韦小宝把个人的存在,个人的荣辱,个人的安危,个人的享乐置于“忠义”之上。韦小宝这位“反英雄”,是金庸的“自反”的实验描写。满口脏话、准确揣摸人心理的本领、别具一格的语言风格、高超的拍马屁艺……就连对女人的态度也是流氓式的占有,这和其他小说中的侠者形象,简直就是一个本末的颠覆。官场的日常生活化,以及韦小宝日常生活的官场化,自然引伸出这样一种认识,即中国数千年来的政治,实际上就是一种流氓政治。营私舞弊、贪污受贿、投机取巧、升官发财,韦小宝在官场中的“出色”官技,让多少人“望尘莫及”!文学是对现实生活的艺术化提炼和反映,社会生活的不同侧面均可在文学作品中寻找到自己的对应物。流氓的角色和活动当然也包含在内,而反映社会小人物的通俗文学更是如此。韦小宝不是等闲之辈,控制朝野各派政治势力,甚至策动邻国政变,成就了一番惊天动地的政绩伟业,君主倚重,多少鸿儒英杰相形而见绌。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荒唐故事,是金庸对中国几千年的流氓政治生动的文学演绎。这部作品至少反映金庸对中国政治和历史的一个基本看法:“最后的胜利常常是属于流氓的。如果说严酷的政治斗争有时也会演出喜剧的话,那笑到最后也笑得最好的主角一定是个流氓。”[2]《鹿鼎记》通过流氓的胜利,政治的力量展示,反衬了武林人物的失败。4、韦小宝现象的社会批判意义台湾着名作家柏杨先生曾经痛切地批判过中国社会的“酱醋缸文化”,这种文化与韦小宝种种行径不谋而合。鲁迅在谈到小说的社会影响时说:“中国人的江湖思想,妖巫湖鬼思想、堪舆、相命、卜筮、迎神赛会等等陋习劣行都来自小说,”因而他才主张要进行小说革命。[3]韦小宝的马屁艺术、为官之道、流氓处世学与流氓政治手段,在现实社会中为了生存和利益而争相效仿的人不在少数。除此外他对女人的态度也给现实男权社会提供了一个现成的例子与导 ……(未完,全文共7658字,当前只显示3687字,请阅读下面提示信息。收藏从《鹿鼎记》试论金庸对“侠”的解构)上一篇: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对照检查材料(政府办公室班子)下一篇:政协党组班子对照检查材料相关栏目:

北京抗癫痫协会地址
杭州治疗牛皮癣的医院哪家好
专业的奔驰汽车维修站
比智高是增高药吗
专治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