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平谷盗金12年未歇禁采以来每年都有死

2019-06-08 23:07:51 来源: 潜江信息港

北京平谷盗金12年未歇 禁采以来每年都有死伤

3月26日,平谷金海湖镇将军关村金山,私采金矿的工人推着独轮车从矿洞中走出。

北京平谷金海湖镇将军关村,村西有座西山,高约900米,因山石富含黄金,被当地百姓称为金山。

因长期在矿洞内采金,接触化学品,多位村民患上了矽肺病。2003年,出于安全和环保考虑,平谷金矿全面禁采。采金虽禁,但在利益驱使下,12年来,金山盗采未歇,由此引发的伤亡事故几乎每年都在发生。

近两个月,新京报对金山进行了超过20次的探访,金山上,多个矿洞弥漫着刺鼻的化学品气味,山上会不时传来爆破声。盗采者扬言,每天采金获利万元,“可摆平上边的关系,风声紧多停几天”。

有盗采分子为了牟利,不惜使用多种酸臭味刺鼻的化学品,反复冲刷、浸泡山体,再通过活性炭吸附取得黄金。废液未经任何处理便渗入地下、流进河道,后果堪忧。

“万两黄金矿”

“你敢想吗?这是北京,这些人就在这里盗采金矿,一盗12年。”将军关村民老岳说。

金山隐没在黑夜里,四周除了鸟儿啁啾,只有一公里外的村庄传来的狗吠。

这是4月3日,凌晨2点,北京平谷区金海湖镇将军关村西。

半山腰空地上,喘着粗气的老岳在一堆碎石前停下来。铲去碎石,掀开木板,酸臭味瞬间蹿出,垂直而幽深的洞口露了出来。

“这里的石头都有黄金,这座山以前就叫“万两黄金矿”。老岳敲着黄褐色的岩壁说,在金山里,这样的矿洞数以十计,但他们在12年前就不该重见天日。

“突突突”,时间回到3月21日早6时许,摩托车的马达声叫醒了“金山”,四辆摩托车沿着金山东面一条两米宽的碎石路上了山,消失在马家沟半山腰。

没过一会儿,又一辆农用三轮摩托出现在碎石路,开车人40多岁,自称姓朱,“我是挖金子的。”

见到生人,老朱警惕起来,一直盘问“你干啥的”,之后爬上半山腰矿洞与三名男子会合。

山腰上不止一处矿洞,一米多宽的洞口漆黑幽深。为了防止塌方,洞口用多根水泥柱支撑。

“这是在弄金子”,几人将洞里拉出来的土黄色矿料装上车,运往山下。

中午12时左右,马家沟碎石路上,早晨消失在山坡上的四辆摩托车驮着一个个鼓鼓的蛇皮袋,呼啸着向山下驶去,车屁股后扬起一溜黄色尘土。

在金山的多个坡面,都能轻易发现矿洞。每天,盗采、运矿的场景都在上演。

工人们知道挖黄金违法、危险。但每天一两百元的工资,常常让他们忘记危险。一名工人说,他们赚的都是小钱,“大头”还是老板拿。

另外,从矿产资源管理的角度讲,并没有所谓的“开山采石”,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开采矿产资源就属于“盗采”。

究竟有多少人潜入金山盗矿,工人们也不确定。但附近一个村子的村干部曾公开讲,村里至少有300多名本地或外地人在盗矿。

当地村民回忆,“金山”抗战时期由日本人探采。靠山吃山,解放后,将军关村民以采金为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附近村里能干活的男人全都上山采金。

平谷官方资料显示,虽然金矿开采带来了不小的经济效益,但安全隐患和对环境的破坏性影响越来越大,容易引发碎石流等自然灾害,并且开矿对植被等环境方面的破坏也很大。

2003年,平谷区出于安全和环保考虑,采用封堵、爆堵等方式,将多个矿区关闭,包括金山上的矿洞。

“你敢想吗?这是北京,这些人就在这里盗采金矿,一盗12年。”老岳说。

“谁有能力谁干”

矿主“大痞”把持着金山80%以上的矿洞,按照他的说法,“目前山上的金矿洞都没有政府许可,矿都是‘拼’出来的,谁都没证,谁有能力谁干。”

盗矿,不是谁想干就能干。

将军关的矿工透露,山上很多矿洞,分属多个老板,有的老板雇三四个人,有的雇数十人,工人有本地村民,也有外地人。

多名村民提到,矿主“大痞”算是将军关有势力的“金主”。村民王超圈说,“大痞”,本名朱金山,在这座金山上,有势力有实力才能干矿。

王超圈是名掮客,偶尔帮“大痞”介绍买卖。“村干部和‘大痞’有亲戚关系,且在金矿有股份。”

4月21日,“大痞”现身,他60岁出头,精瘦。王超圈形容其“讲义气、豪爽。”

在王超圈的撮合下,新京报以谈生意名义与“大痞”面谈。“大痞”拿着大碗喝酒,席间,他展示了自己拥有的京A车牌,“这是九几年,有钱人的象征。”

有钱还有势,是王超圈认为大痞能力强的重要原因。朱金山不忘炫耀自己的能力,前几年有个工人在山上干矿,得了矽肺病,告到法院要索赔8万元,朱金山只给了对方一万元了事。

目前村里上山采矿的路有三条,“马家沟、姑娘沟和花沟”,朱金山不惜自己掏钱修路,马家沟和花沟都是他修的。“我修的路,没经过我允许,谁都不许上。”

他并非虚言,一名村民曾在金山上拉毛土(金山表面的矿料),走了朱金山修的路,之后就有“看路人”问他要钱。

“想干矿,直接联系王静国。”朱金山喝罢酒豪爽放话。

但对于跟村干部的“关系”,即使是在饭桌上,“大痞”仍很警惕,“你问这个干什么?”

4月24日上午,王静国开着一辆灰绿色的小吉普出现在村口,车内外铺满黄土,后座被掀开,“这辆车平时常用来运矿料,方便。”

[1][2]下一页王静国秃顶,将军关村民都叫他“光头”。他自称15岁开始上山干矿,今年33岁。

见过王静国的人都对他脖子上一指粗的金链子印象深刻。王静国也不避讳,直言“这是我自己挖矿,自己加工弄的,400多克纯金,值10万。”

3月26日,平谷金海湖镇将军关村,金山一矿洞口,采金工人们搭起帐篷,宿营。

照他的说法,他把持着金山80%以上的金矿洞,“目前山上的金矿洞都没有政府许可,矿都是‘拼’出来的,谁都没证,谁有能力谁干。”

一次有外村人想来开矿,他带了百人,将他们“赶跑”。

王静国时刻显示着“豪气”,但对有关“朱金山是不是跟村干部有亲戚关系”这样的问题,从不正面回应,“上面的关系我们能摆平就行,你们不需要管这个。”

被掏空的矿山

地下四十多米,全都储备好金矿料,等着拉出去。金山经过多年盗采,内部已被掏空。

金山是座石山,岩缝仅生杂树。

4月21日正午,王静国带着新京报上了“金山”,他指着金山上的一个矿洞口说,这里天天都在采金。

一堆黄色的矿料正在矿洞外暴晒,足足摊了半个篮球场大小。

王静国俯身抓上一把矿料,昂起头,眼睛眯成一条细线,“这些都是黄金,一吨能出3到4克金子。”

他隔三差五就往矿洞跑,在他眼里,这座大矿山就是“钱”,必须得时常“看着”,避免工人偷运矿料。

旁边的矿洞是金山的“二线”,完全由王静国控制。这是一条主巷线,深800米,当中至少有十几个岔口,通往不同的巷线。这样的巷线,金山上共有四条。

二线有三四十名工人负责开采,都是老人儿。王静国只信任老人,在他看来“老人儿有经验,不容易出事故。”

在矿洞里,工人们有时使用雷管爆破,将矿石炸下来,王静国描述,爆破一般在夜里进行,在洞口就能听见闷响。

“这山啊,上下左右都是通的,往上还有100多米,”王静国把一处堆满矿料的洞口指给看,“像这个,往地下四十多米,全都储备好金矿料,等着拉出去。”

有村民介绍,以前遗留下来的矿洞内都会有木料和废石料堆作为支撑点。如今,一些洞内的支撑点被盗采一空,很容易塌方。

由于矿洞内上下左右都与其他洞相连,导致金山内部结构很不稳定,又经过多年盗采,矿山已被掏空。如果金子品位高,就直接在山上提炼。那些品位低的矿料,会直接卖到外地。

“黑金”账本

金山上的一吨矿料含金量在3到4克左右。“有时候多,有时候少”,王静国打保票,一条巷线一天出100多克金子没问题。

金山被盗矿者掏空,黄金一克一克流向盗矿者的口袋。

3月26日,平谷金海湖镇将军关村,金山矿洞内现完整的发电、抽水设备。

山东的收矿者陈先生去年还从平谷收过散车共100余吨黄金矿料。据他讲,他们收矿,矿石按现时金价再乘以一定的系数收购。譬如1吨含10克黄金的矿石,会按现时金价(如240元每克)乘以0.9,再乘以克数(如1吨10克则乘以10)。

那么,一吨这样的矿石收购价格则为2160元,一车一般能运30吨,也就是64800元。矿石品位(即每吨含黄金克数)越高,则系数越高。

为了把量搞上去,王静国想到将金山的巷道炸宽,光炸药就花了10多万元。为此,前两年,他与“大痞”的姑爷姚亮、村里另一人,共三人合股,共出资近30万元,炸宽了这条巷道。

该巷线每天下午五六点开始作业,4名工人一拨三班倒。每班工人8小时能出15吨左右的矿料。这条800米的巷线,一天一般能出60吨矿料。

一吨矿料含金量在3到4克左右,有时候多,有时候少,“一天出100多克金子没问题。”

让王静国颇为得意的是,刨去设备、柴油、工钱等成本,主巷道一天赚个万儿八千块钱不成问题。算上下雨天、风声紧,疏通关系、设备维修等因素,一年能终获利百万。

王静国的这条巷线,一年下来每人能分30万左右。可他更羡慕村里有人挖金矿年赚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他说,如果要多赚钱,量必须得上去,多上炸药多上矿车。

“去那里能弄到炸药?”面对这样的疑问,王静国笑着说:“有钱,核弹头都能给你弄到。”

血矿

“我都七十多了,还出去干活呢。”村民王文龙的父亲说,数十年的采金经历没给他带来富庶,儿子却被盗采夺了命。

据公开报道,2004年封矿之后,这座“金山”常年出现盗采事故,有人被雷管炸伤,有人被矿料砸死、砸伤。

刑进忠是将军关村早上山盗采的村民之一,2004年,他与几名村民企图通过炸山盗采金矿,不慎跌入矿洞深坑死亡。

“矿洞内错综复杂,有的洞直通地下,他就是掉下去摔死的。”有村民介绍,刑进忠死亡时才30多岁,孩子还在上学。

4月28日下午,新京报见到刑进忠的儿子大虎,大虎说,当时金矿已经被国家封停,村民们都是各干各的,死亡之后也没有任何赔偿。

“每年都会出事,有的是外地来的打工者,本地人也有。”在将军关村北侧的兴隆县陡子峪村,一名村民告诉,该村的王文龙就在五六年前盗采时死亡,只剩下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平谷县城生活。

4月3日,马家沟一处金矿矿洞内浸满臭水,水面漂浮着金色泡沫。

在将军关村和中心村,谈起采金历史,老辈人会讲一讲当时运气好时碰到的富矿,那黄灿灿的颜色曾经让他们激动欢呼。但讲到因采金以及盗采发生的伤亡,大部分人都会沉默下来。

“我都七十多了,还出去干活呢。”王文龙的父亲不愿再提采金,数十年的采金经历没给他带来富庶,儿子却被盗采夺了命。

疯狂盗采还给村里带来了矽肺病。多名村民证实,将军关村50岁左右的男人很多都有矽肺病。

村民提到,矽肺病分等级,一般都是一级,不能抽烟不能干累活、重活,平时需要注意保养,二级、三级,生活都非常困难。“村里有人因为矽肺病死去,肺都烂没了。”

“去年金海湖医院曾号召村里的人去查矽肺病。”村民陶老五告诉,因为矽肺病和事故,村里已经死了不少人。

“猫捉老鼠”

金海湖镇护矿队负责人王长合(音)坦言,现在金山上仍有盗采者,只是没有以前多了。

2006年,平谷区金海湖镇为进一步遏制盗采金矿的现象,成立了矿产资源执法队。然而在村民眼里,盗采分子却在执法队这只猫的眼皮底下,屡屡逃生。

为了制止盗金和使用剧毒氰化钠提炼黄金,将军关村民曾联名举报。

老岳向出示了一份按有20多个手印的联名举报信,村民将举报信递到了平谷区国土局、纪委、甚至是北京市政府。

区国土局的工作人员也曾上山调查,然而盗采分子每次总能提前下山,躲过检查。“山脚下和半山腰都有放哨的,执法队的车还没开到山上,盗采的人就跑光了。”老岳曾随执法队员一同上山,但盗采者已经提前撤离,只留下一座帐篷和被褥。

4月24日新京报和王静国下山途中,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山路上。王静国摁响车喇叭,眯着眼,挥起右手向对方打招呼,面包车内的人也挥手致意。

“巡山队的,专门管这个。”王静国补充,对方是金海湖镇专门管盗采金矿的。

“这些白色的面包车就是巡山护矿队专用车辆。”多位村民称,金海湖镇的护矿队一般会驾驶这辆6座的面包车巡山。

此前“大痞”朱金山和王静国多次保证,上面的关系都会处理好,风声紧的时候就停干几天,但从来没超过20天不上山干的。

在王静国眼里,难摆平的不是“上面”的领导,而是山里的护矿队。

“小鬼难缠。”王静国声称,每年至少给巡山队“上供”,有时候巡山的收了钱还会“找在”,扣工人和设备。

王静国后来学“精”了。每次给钱送礼都会偷拍留“证据”。王静国自称,去年山里出了事故,死了人,他赶紧让工人把炸药往山下运,途中被巡山队扣住,事后,他打声招呼,对方便把人给放了。

金海湖镇护矿队负责人王长合(音)坦言,现在金山上仍有盗采者,只是没有以前多了。护矿队没有执法权,在山上见到盗采者,也只能批评教育,无权抓人。

王长合说,金海湖护矿队20人左右,由土地局牵头成立,大家都没有编制,目前护矿队每天都要上山巡查。对于村民举报山上有炸山、堆侵情况,护矿队也收到过举报,但在山上巡查时没有发现。

事实上,王静国等人依然在继续盗矿。他说,“在二线旁边那条巷线上,我现在每天都在‘砰砰砰’。”前一页[1][2]

肾炎
宝宝白斑
怎么优化关键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