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日藥我們抵制得起嗎

2019-05-03 13:42:25 来源: 潜江信息港

導語:日本共同社日前報道,中國約有30家醫院已開始退還已采購的日本醫藥產品,或拒絕續簽采購合同。隨后,消息被證實不實, 但也從側面反應,抵制日貨的情緒已經燒到了醫療行業。

(健康周报 贝贝)抵制日药的说法传出,爱国青年们会有何反应?医院和相干部门对此有何说法?日本药企在华命运又会如何呢?而行内的一些专家耽忧:抵制了日药,不但刺激不了中国创造,同时还会把我们的医疗产业抵制出局。

抵制完后不知道日药啥样

在交流过程中,从事了3年广告业务的黄枫听说中国退还日药的消息后,他在上翻出这条瞄了约1分钟,随后就表示:这类抵制很低级,也很理解。

读书时,我对哈日的同学经常冷嘲热讽,但现在我已经成熟了。可是民族情绪人皆有之,即便我如何理性,但依然下意识地抵制日本产品。黄枫说。

当然,就算抵制日本药也要分情况,例如常用药,国产有同类的药物,那我自然就不用日产的,如果我命垂危,只有产药物或医疗器械救我的命,那我肯定会用,因为我还想活久点。

然而,据搜狐健康的一则数据统计,受调查的约7000名友中,77.36%的人与黄枫的态度截然相反,他们纷纷支持坚决抵制日本医药产品,更有友强烈表示:如果我到了靠用日本药命,那我会选择停药,这样我可以自豪地去冥国。

不过,在长达共7页的评论里,没有一名友列出要抵制的日产药物或医疗用品名称,向其中部分友询问是不是知道日产的有哪些药品,大部分友的回答跟黄枫同出一辙:平时接触少,基本不知道。

这也让黄枫感到不解和可笑:他们天天喊口号抵制日药,怎样连日本药长啥样都不知道呢?

民族情绪退药,无理且违法

退药被热炒时,但国内媒体除了对此转载之外,没有任何官方机构发表意见。为了解事件的真实情况,分别查询部、广东厅及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局等站,没发现有退日本药的相干消息。致电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没收到关于退还日本药物的文件和指导。

与此同时,查阅了相关法律法规,根据《关于印发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的通知》第三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应当严格依照《合同法》的规定签订药品购销合同,明确品种、规格、数量、价格、回款时间、履约方式、违约等内容,合同周期一般少一年。但就民族情绪退药的问题上,没有一条法律法规去支持。

据媒体报道,采购入库的药品,医院不能说退就退。曾在某三甲医院担任党委办公室主任的杨女士向证实,医院采购药物还有验收的过程,除非验收发现药品有明显质量问题,或有上级单位文件指导退药,否则采购药物验收合格并入库后,医院是无权退货的。

民族情绪作为退药理由很无理,就像你去商店买东西,东西是没有质量问题,但你发现它是日本货而要求商店退款一样。

法律界相关人士也认为,关于药物的采购、进口,我国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规范,医院必须遵守这些法律法规进行购、退药。除此以外,医院与药企间大部分的药品购销行为属于平等主体的法律行为,这部分的药品购销亦要遵循合同法。单纯因为民族情绪并不构成能够解除合同的法定情形,以此为由解除合同的,合同相对方可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由此观之,医院退还日药已是空穴来风。

[page]

也抵制日药

不过,这段时间有些在华日企也没那么好过。据一位刚从日本武田医药离职的反映,她从同行处了解,许多日本药企皆因中日关系下降至冰点而遭到无谓波及。同时,她表示所负责的大区药品销售额并不理想,这除了公司产品营销手段有关外,还与医的抵触情绪有关。

在我负责的大区里,虽然不认可药物的疗效,但药物是日企产,因此很多专家心里持有保留态度,甚至说:如果国产同类型的产品则会替换之。这些主观上的民族情绪对日本药企而言,不利于打开市场销量。

药进口来源国,日本第三

目前,中国与日本药企的实际情况是怎样呢?据2012年上半年中国医药产品进口来源国的排名,来自日本的医药产品排名第三。武田制药、安斯泰来、三共、大冢等多家日本制药企业进入了全球制药50强。

以武田产的艾可拓为例,它是不对2型糖尿病患者联合用药方案中选择的药物之一;又如安斯泰来制药的哈乐,是全球医治良性前列症的常用药物,据调查,哈乐的销量在杭州、沈阳、重庆排在前三位,尤其在沈阳,哈乐系列合计占据51.8%的比例;而日本大幸产医治胃肠道疾病的喇叭正露丸只在中国香港发售,但内地沿海城市也具有一定数量的消费者。

除药品外,日产医疗设备,大到CT、磁共振,小到显影剂、各种膜材料,在中国医院大面积使用,不少重症患者靠它们命。如奥林巴斯的主打产品消化系统内窥镜在中国占据3成市场份额。

与之相对的,中国医药企业在全球制药20强中,无一家榜上有名,而且,中国药企的研发能力一向是软肋,95%以上产销售的化药都是仿制药,同时,中国的民营医疗器械企业仅占10%的市场份额。

单纯抵制刺激不了中国创造

对于抵制日药的行为,有行内人士曾撰文称:抵制日药真能成功,将会刺激中国创造。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国企的药物研发能力一向很差,就以这几年药监局审批的所谓国产新药为例,实际上都是摆脱换剂型、换包装、换规格等的影子,没有一种革命性的创新。从事连锁药房的经营管理咨询师尚锋对说。

尚锋进一步解释,目前很多国产药物并不是卖技术,而是靠广告来获得市场利润,他认为,广告卖得很凶的药物,很多都是技术落后的产物。

以皮肤药为例,国外同类的药物已经有了新的成份,副作用已经大大降低,而某些国产皮肤药,成分不但落后,且副作用强,但它们在打广告后获得的市场利润却很高,这说明广告所带来的利润把很多中国药企养得安逸了,使他们认为没必要在药物成分上做创新。

因此尚锋认为,单纯的抵制对刺激中国创造没有任何作用,不过让他觉得欣喜的是,药监局正酝酿修订《药品广告审查办法》,拟禁止非处方药企业在大众媒体上发布广告,这无疑在侧面上对中国药企的创新起到促进的作用。

抵制日药,伤的是自己

从日企而言,尚锋告知,很多日企倾向与国企进行合作或者在华设厂,从而节省时间和资金本钱。

据了解,部分中国药企已与日方开展多项合作,如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在2009年分别与日本大冢制药、住友重机械工业株式会社等达成协议,在合资建厂、产品代理注册营销以及医疗器械引进等方面进行合作。

而其他日资企业也没有闲着,如今年8月份,武田制药宣布其上海开发中心正式成立。在此之前,武田制药通过中国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加强在中国的业务,为提高销售额不断拓宽市场。

尚锋认为,在这种合作的模式下,双方是互利双赢的,外企输出原材料和核心技术,而国企担负原材料再加工的角色,对本身的创新也是有一定的帮助。所以综合来说,中国药企和日企实际上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谁玩火谁都逃不掉,更何况现在没有任何抵制资本的国企。

假设,抵制日药真被谋成了,首先受害的是日企;短期内国企可能拍手称快,但对他们往后发展非常不利;而更重要,终受害者是广大群众,包括当初喊抵制喊得凶的人。尚锋说。

乐亭县汤家河镇认真做好两节工作
丰南立体式社会救助暖民心
路南区新春文艺汇演精彩纷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