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小小说小戏无声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27:47 来源: 潜江信息港

A局终于又腾挪出一个副局长的窝来,这是一件大喜事,尤其对于几位期盼以久眼看着就该上个台阶的科长们来说。阶段是推荐阶段,尚无固定候选人可言。  推荐会上,组织部考察组充分发挥民主,要求同志们莫要顾念私情,更不要以个人好恶来考虑,一定要本着客观、公正、公平的态度对待此事,要对党对政府对人民对同志负责才好。  主席台上讲话的领导一脸严肃表情,像是例行公事照搬说辞,又像是虔诚认真发自肺腑,李小鱼一时间倒真有些动情呢。呼一口气,吐掉满屋子飘荡的二手青烟,转瞬却似又清醒了。他微微地笑了,呵呵,客观?都是代表个人,都是血肉丰满一身人味的俗子,谁能表达得出客观意见?来自人心的东西有客观吗?何况还是如此激烈的事儿?  自打前天,李小鱼就开始接到欲入围者的电话、短信或者当面表达过。掰着指头数数,五个科长、两个副科长,已经有七个人向他表达过欲入围之愿了。有的是言辞恳切表达出热切的愿望,有的是轻描淡写看似玩笑的诉求,都是真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程度不同,其实代表着胜算把握的大小。把握大些的敢热切表达,把握小点的自然只能装作轻松了,“有枣没枣捋上一竿”权当了解一下自己的支持率吧。对这类诉求,李小鱼相信同事们应该与他一样的,有求必应呗!总不能对某一位说“不”的。  按照公布的规则,必须在推荐票中得到一定比例的票数才能入围成为候选人。而李小鱼坚信,其实在这种事上同志们的票没有多大意义,也就是领导们决策时的一个小参考而已。从古以来,这类投票从未当场唱过票,过后也从未公布过各人票数。欲入围者们的拉票只是代表他们认真对待这事的态度而已,再有胜算总也怕失了前蹄吧。但这种猜测他却永远也证实不了,因为他既不是考察者,也不是被考察者。  李小鱼抬起头向前看,七位正副科长在会议室里分布得看起来是星罗棋布散乱无章,其实却又十分符合不是规则的规则的。B科长与C科长分别穿插在了非自己人中,看来对自己人是放了一百个心的。D副科长偏就坐在自己人中,因为他与B科长同属一科,两人间尚需较量。E科长与F科长选了同一排坐下来,中间隔了三个同志却都是C科的。而G科长与H副科呢,分别在李小鱼与毗邻的一位同事的左右落了座。H副科长职在J科,而J科的正科长上次竞选失意,不知为何此次听说没有了竞争欲望,H副科才好产生越级而上的勇气。或许是“向晚意不适”了?李小鱼想。照一般心理规律,J正科长马上就要到临近退休了,应该会想拿下此举才能功成身退的。可是,这世界有些事不是照常理可推的。其中意味缘由只有当事者自己才能明白。就像B科长与D副科,怎么就会打破“梯队规律”同时竞争呢?  雪白的选票发下来了,三行空格,三个名额,一如往年。  打从G与H两位一落座,李小鱼的大脑就乱了,原来的计划基本失败。他在C科供职,自是没打算舍近选远的。另外的两个名额,他也动过一翻脑筋。若说真正彻底为C着想的话,他便该只写C一个才是。而那样是不地道的,且又不是自己参与竞争,何必使尽手段为人做嫁衣?况且他向来对B科长也有些欣赏之情,此际还是想用点心的。与余下的几位交情都是差不多四两半斤的分量,没有远近。而念着F科长也年事渐高岁月无多,这届若失败只怕没下次机会了,所以他也想舍些支持过去。可是右手边G科长就稳稳地坐着了,左手边隔位的H副科也投来微微的笑意。这如何是好呢?  可这事儿这时刻怎容得你过多思虑?况且思来思去,还是一个“主观”决定而已,工作能力根本就不在思虑因素之列了。话说回来,但凡能混到同一级别的人物,能力上本也就无大差别。是龙也不会在这鱼池里混到三十好几岁,是虾米如他李小鱼之类的就是四十好几岁怕也还连个副科长也不是呢。而说到,这张选票交上去也就是一粒沙子入了大海,连只小虾米也砸不着呢!  想到这儿,李小鱼将票半挽半遮,草草地写上三个名字。折了票,四下看去,有人早已开始上交,有人还在投入地写着。李小鱼笑笑,还有比他还傻几分的?  李小鱼眼角向右轻睨,只见G科长微微笑着,手里捏着早已写好的自己的选票,眼睛却向小鱼手中的票看来。李小鱼回应浅浅一笑,同时立即折叠了手中选票。G科长浅笑轻语:“兄弟也是的,还用得着捂恁严实?看了又如何呢?”小鱼笑道:“可不行哟,天机!”语毕两人讪讪地再笑。  李小鱼忽感惭愧,工作十年了,好似就长了这一条心眼。想想十年前的自己足以傻到投了身边人一票就以为无妨,而大大方方让对方看见呢?几年后才后怕,谁又知那个对方会不会说出去呢?无论你写了谁,答应了七次却只兑现了三个,谜底便是只能烂在心里的。而设若你答应了七次真的也同时兑现了七个,那便更是见不得人了。  这出小戏,虽如鸿毛,却只能是个哑谜。 共 18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炎的表现症状是什么呢
昆明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医院如何治疗女性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