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修传 1561章 欲寻别道遁昊天

2020-01-16 20:47:38 来源: 潜江信息港

劫修传 1561章 欲寻别道遁昊天

九珑笑道:“愿闻其详。”

原承天道:“我在凡界有一位至交,名叫龙格非。当初飞升殿被毁,凡间诸修难以飞升,龙氏家族便思得制遁天球,借三月行空之机,将修士送进昊天界,后因飞升殿已立,此议遂罢。”

九珑便问起这遁天球的制法原理,原承天略略讲罢,九珑拍手笑道:“果然是别出机杼,异想天开,如今天罗界力中步步危机,这遁天球倒是用得上了。而算算时日,三月行空之期恰又近了,可不是天意?“

原承天笑道:“我在凡界,自三月行空而始,若能自三月行空而终,倒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九珑道:“我于仙修诸术都略有涉及,唯独这机关消息之学却无机缘,此次若遇到龙兄,定要好好讨教一番。”

原承天道:“只是我前几天遍传信诀,邀往日亲朋故旧于天地残卷中相聚,龙格非与另一位至交陆沉星却不曾露面,想来定有缘故。细想起来,却令人不安。”

九珑道:“承天不用担心,龙陆两位吉人天相,怎有变故,且让我用小天课算上一算。”

当下便于袖中起小天课一卦,算罢满面疑惑。原承天不由奇道:“珑儿,却是怎样?”

九珑皱眉道:“此课极是古怪,我一时也瞧不明白,细论这课上卦像,则为八个字,近之则凶,远之则吉。“

原承天推敲这八字卦辞亦是难明,便道:“那小天课上,可有龙兄与陆兄下落?“

九珑道:“若涉及龙陆二位具体方位,则卦像更为昏暗,此事前所未有,令人生疑。“

原承天心中明白,自己此刻步步生劫,天地不佑,自然前程难测,九珑难测天机,想来亦是有人暗中安排。

想了想便道:“若论龙陆二人境界修为,此刻应该是在天一幻域中修行才是,但幻域广大,又有仙庭大能从中阻挠,径直寻人反倒误事,不如且去龙兄家中一行,想来龙氏族人定知龙格非所在。“

九珑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

原承天在龙格非家修行十年,与龙氏家人亦是亲厚,宛若自家人一般。今日借此机缘一会,心中自是欢喜。

当下与九珑携手,施展出凌虚步法来,只一步就自天梵大陆而去了天一大陆。他本以为自己在行路之时,必有天劫垂落,不想身在天一大陆时,四周却无异兆,看来仙庭大能虽强,却也难事事料定。

九珑放眼一瞧,并不见人家院落,正想问起,原承天向空中一指,笑道:“只在天空中,云深不知处。“

九珑笑道:“难不成是空中楼阁吗?我小时也想过制这样一座小楼,也好远离人群,独自清修,可惜老祖总是不肯。今日定要瞧瞧这空中楼阁的好处。“

原承天道:“怎的你年龄小小,就要避世而居?这性情过于清冷了些,幸好你在天灵宗时,倒也算是随和。“

二人一路上说些闲话,倒也其乐融融,至于那天劫随身,杀机潜藏,却又怎会放在眼中。

以二人修为,那龙氏宅院虽远在天边,亦是一步而至,原承天来到这极高空处,向前一瞧,只见龙氏宅院依旧,心中颇有些近乡情怯之意来。

自己离此多年,那龙氏族人定然也是人事全非,不知还有几人识得自己。又不知龙氏族长,是否仍是龙行云。

他上前轻扣院门,扬声道:“故人原承天到访。“然而那声音远远传了进去,半日却无回讯。

说到龙氏族中皆是高明之士,既有人来到院落前,自该立时便知,但如今却无人出来迎候,不免令人生疑。

原承天在故人宅院前,本不便动用神识,窥人私隐,可见此事蹊跷,正想动用神识一探,那院门吱呀而来,走出一名小厮来。

原承天见这小厮只有十三四岁,自是不识,便和声道:“小兄弟,我乃龙氏故人原承天,实有要事相商,怎不见你家族长龙行云?“

小厮红着一双眼,咬着嘴唇,神色甚是悲痛,只是强忍着罢了。忽被原承天问起,再也抑制不住,大声哭道:“道友,你来迟了一步,我家族长阳寿已近,已然仙逝了。“

原承天大吃一惊,道:“却是什么时候的事?“

小厮抽抽泣泣,半日方道:“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族长修为有成,眼瞧着就要晋级仙修境界,哪知终没有捱得过去。“言罢又大哭起来。

原承天亦是伤感不已,龙行云年寿已高,若一直境界不升,自然有寿限到头的那一日。只是无巧不巧,却赶在今日,难怪龙氏族人无法出门迎客了。

这时又有几名修士前来,其中有二修是原承天相识的,二修见到原承天,本是极大欢喜之事,但府中族长刚刚故去,又哪里能欢喜得起来。

其中一名修士叫龙格知,乃是龙格非族弟,上来拜道:“原兄,你若是早来半个时辰,族长心中一喜,未必便死,哪知,哪知……如今族中忙乱,颇有失礼之处,还请原兄莫怪。“

原承天心中黯然道:“格知兄说怎样话来,那族长待我,如格非一般,今日殒落,承天与诸兄感同身受。还请引着我去灵前相送一番。“

龙格知道:“族长元魂不远,灵识尚在,若知原兄相送,还不知有多欢喜。“便引着原承天来到龙行云往日清修之地。

原承天来到静室之中,只见静室并不设祭,唯供奉本命灯一盏,但斯人已逝,本命灯自然无焰无火。

原来修士若是殒落了,并不会如凡俗百姓那般设祭,家中布置亦如往昔。只因仙修之士淡漠生死,视生死如轮回,最多视为一劫罢了。

原承天来到本命灯前,微微欠身一礼,他虽是世尊,但死者为大,龙行云略受他一礼也是可行的,但若是执礼太甚,反倒对龙行云元魂有弊无利。

心中默默祷告一回,转过身来时,发现身后龙氏族中诸位高士齐聚,见到原承天,唯默默点头而已。

龙格知道:“原兄此来必有缘故,莫非是要寻格非兄?“

原承天道:“正要有事寻他。“

龙格非正想说话,忽见一名龙氏弟子匆匆赶来,叫道:“不好,不好了。“

这静室中皆是龙氏大能,见这弟子失礼,皆是怒目相视,龙格知皱眉道:“贵客在此,怎容你大呼小叫?执法何在?“

龙行云既逝,龙格知就是龙氏族长,见那弟子失态,心中怎能不恼?

这时一名龙氏修士出列,正是龙氏执法长老。那弟子吓得扑通跪倒,忙道:“弟子知错,只是,只是刚才府内传来消息,三叔亦是仙逝了。“

龙氏诸修齐齐一惊,喝道:“怎会如此?“

那弟子道:“三叔本在闭关,或是得知族长仙逝的消息,心中悲痛,一时走火入魔,不想,不想便是殒落了。“

龙氏诸修闻言,皆是捶胸顿足起来,碍着原承天与九珑在此,实不便大发悲声。只好依着仙家法则,又忙忙碌碌了一回,再将逝者遗蜕焚化了。

原承天见龙氏族中上下愁云惨雾,亦是心中恻然,此番前来,着实是不巧了。

那龙格知强忍悲痛,一直陪在原承天身侧,但族中连殒了两修,杂事纷呈,不停有弟子前来问事,又哪里有空与原承天说话。

好不容易抽了一个空,龙格知想起原承天所问之事,忙道:“趁着此刻清净,正该对原兄说起,格非向来天一幻域修行,但格非性喜云游,便在幻域之中,也不肯安稳。虽偶有信诀传来,也只是道个平安罢了。“

原承天道:“这么说来,你等亦是寻他不着了。“

龙格知道:“格非临去幻域前,留下讯香三束,若族中有事寻他,只需将讯香点起,格非自会回府。如今族中连殒两人,也该知会格非一声。“

便唤了一名弟子去取讯香,哪知等了半日,也不见那弟子回转。此时恰好有弟子前来问事,龙格知又忙碌了一回,等到再闲下来时,想起那取香的弟子,连问了几人,皆是不知。-#~妙笔阁?++

龙格知怒道:“今日虽是忙乱,但仙修之士,怎能禀心修持,不可乱了方寸。怎的取香这种小事,也能耽误了。“忙吩咐其他弟子去寻。

只过了片刻,一名弟子神色慌张闯了进来,龙格知奇道:“又是怎么了?“

那弟子道:“族长,说来也奇,刚才那取香的弟子竟是死了。“

龙格非又惊又急,身子也轻颤起来,道:“怎会死了?“

弟子道:“也不知怎的,那弟子路过院中池塘,一时不慎,竟失足落水了,如今尸首刚刚浮了上来。“

龙格非喝道:“一派胡言,我仙修之士岂是那么容易死的?更何况是失足落水,你速速引着我去瞧瞧。“

原承天亦是惊疑,也随着龙格知出了静室,刚到静室门口,被九珑将衣袖一拉。原承天转首去瞧,却见九珑面色苍白,欲言又止。

...

天台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邢台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