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暗恋是道看不见的伤五

2018-10-28 12:32:28

暗恋是道看不见的伤(五)

(10)

田越越穿了一件纯白的吊带雪纺裙,大摆、宽腰带,一双金色高跟鞋,细细的带子在足间缠绕了几圈,露出粉红的趾甲,看上去风情无限。田越越一直没有烫发,一把清水挂面式的长发全部束在脑后,没有化妆,她的皮肤仍白得像一片瓷,只是涂了一点粉粉的唇彩。田越越出现在会场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光彩照人。女同学们都把这种聚会当做炫耀成功的机会,穿着名牌,化着精致的妆,花红枊绿的一片,更衬得田越越如一颗发着淡淡光晕的珍珠。

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小麦色健康肌肤,瘦削的脸,他远远的就开始冲着田越越笑,笑得一如当年田越越入校那天的阳光。

姚天白!她走过去,自然的拥抱了他。

你真美哦,越越,当年我的眼光没有错啊。他爽朗的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想将我的青春献给你呢。姚天白还是那么爱开玩笑。

往事!往事!如烟、如潮、如风暴,将田越越带回大学时代的美好岁月。眼前的高大男人曾是等待过她的青涩少年。她等待的少年呢?现在如何了?

见到海桐了没有?今天抓到他一定不放走的。得好好跟他喝次酒不可。我先去找找,一回带他过来。姚天白消失在人群中。

越越!有人轻声唤她。那个声音淡淡的,像一丝清冷的风掠过耳畔。

田越越的心脏像受了重击,咚咚的要跳出胸膛,她不敢回头。那一刹那,她又回到了十九岁,她还是那个对他一见钟情的小女孩,狼狈、不知所措。她在自己的爱情面前注定要溃不成军。

她回过头,还他一个淡定的笑容。他有一丝惊诧闪过嘴角,越越,你今天像个公主。不过,王子在那呢?他左顾右盼。

他没有变,他还是那个眼睛略带忧伤的男子,他变了,他的青涩早已被成熟代替。而她,永远是他身边的一株草,等待他眷顾的春风吹过,她才能开出盛满爱情蜜的花。

晚上,姚天白果然没有食言,他们三个人又如当年围坐在火锅边,涮着少年的往事来下酒。田越越喝了一点便觉不胜酒力,脸上飞上桃花两朵。称着桑海桐去卫生间的当儿,姚天白幽幽的说,这些年,还是心有不甘吧,呆会我先走,有什么都痛快的说出来,得个结果也算对得住自己,不要枉费了青春空悲切啊。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桑海桐和田越越走在黑天鹅绒般的夜暮下,这是她期盼了多年的场景。

你曾爱过谁吗?越越问。

是的,我爱过,我对爱过的每一个人都曾付出真心。

那么,你爱过我吗?那怕是曾有过一小簌的火花碰撞。

桑海桐回头认真的看着田越越,他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越越,你也得到过我的真心,但那是我真心的友谊,我把你当做我的朋友。你突然不理我,让我难过了好长时间,可是,我想你一定有你的理由。因为我的自卑,我不敢去问你理由。

自卑??!!

桑海桐看着田越越的惊讶,点点头说,是的,自卑。越越,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可是从来都没有人看到,人们只看他们愿意看到的部分。我也想问你一件事,那些信,是你写给我的吗?

什么信?田越越明知故问。

桑海桐松了口气,不是就好,你知道吗?爱情并不是越多越好,很多时候,太多爱情给的太沉重,便成了负担。我背负不了太多深情。

是的是的。一年半的时间,一千三百四十八封信,田越越的深情成了桑海桐背负不起的负担。

可是,可是,他明明是表达过的,他是有一点爱她的。

田越越问,你骨折的那天晚上,你对我说过,你有更值得爱的人就在身边。难道只是一时的感激之辞?

越越,我欠了你的,如果不是那天我说的话,你和姚天白也许早就在一起了。其实我早看出来姚天白喜欢你,那天他给你送手套,我怕他对你表白,你答应了他,所以我才对你们说了那样的话,只是不想让你接受姚天白,我明知道你对我有好感,还要误导你。对不起。越越,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请你原谅我。

???田越越湖涂了。

那天的话,我跟本不是说给你听的!

我爱的人是姚天白!!!

……

原来如此。

怪不得,怪不得。

一切都有了答案。一个超出料想的答案。冷酷但真实。

田越越觉得自己站在一个灯光绚烂的舞台上,努力的表演着,落幕了,灯光暗下,才发现下面竟然是空的,没有一个观众。

这么多年,她的暗恋进得的轰轰烈烈攻城掠地,原来都是一个人的战争。

田越越转过脸,奇怪,脸上没有一滴眼泪,她只是想,真是可惜,还有一句在家演练了很多遍的对白没来得及说出口呢:同学,这本书是我专门为你买的,书皮里藏着一张小纸条你发现了吗?上面写得是:我们相爱,好吗?[1][2][3][4][5]

铂悦府
RHCE
铸石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