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黑护工为抢活常互殴出千元介绍费方可转正

2018-01-11 17:33:26

“黑护工”为抢活常互殴 出千元介绍费方可转正

挤满病床的医院走廊里,很难分清那些是“黑护工”,那些是病人家属摄影/本报陈柏

这个特殊的职业群体指的是未在医院陪护中心注册,而自己长期吃住在医院给患者做护理工作的人,他们有一个不那么好听的名字——“黑护工”。

由于没有健康证、身份证和户口簿等相应证件,又缺乏必要的岗前体检和培训,刘姐这类非正式护工并不被院方认可。近日,本市一家三甲医院整顿了院内秩序,清理了这些非正式护工,刘姐便在这次清理中被收走了床和轮椅。

北京青年报在探访中得知,由于急诊等部门患者量大,而这些患者中的很多人又急需高强度的护理工作,才催生了急诊区域为核心的非正规护工市场。这些“黑护工”常以“同乡会”的名义拉帮结派,为了抢活而互殴的情况在急诊区时有发生。

现状

急诊区内趴活客源来自急救车

近日,本市一家三甲医院再次对院内的非正式护工进行了整顿。刘姐就是被整顿的非正式护工之一。一年多来,她的住处就是这家医院急诊区域内的一张行军床,而她接到的活也主要来自急诊。

刘姐介绍,盯着急诊门口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习惯。每当有急救车停下,便会有不少人凑过去。这其中,有人想将简易床和轮椅租给患者,有人希望自己能做患者的护工。

每当此时,刘姐便会小跑着过去,熟练地指引患者家属挂号、打印单据等地方的位置,还不时趁着家属排队时跑到患者那儿为其做应急护理。而这样忙前忙后,就是为了等家属喘息之余,问上一句:“您看,我能给您家这位当护工吗?”

这些急救车拉来的患者,往往急需护理,能答应让他们做护工的概率比较大,但被拒绝的次数也不少。不管患者最终要不要护工,刘姐说,他们为了拉到活,不管之后给不给钱,都会将护理功夫在前期做足。

这样一来二去,急救车的人有时忙不过来,一抬眼看到了他们,也会招呼他们上前帮一把。

这几天,刘姐陪护的一个患者去世了,患者家属跟刘姐道别时,将患者的轮椅送给了她,临走时说:“您不容易,留着这个能多赚出顿饭钱。”

在他们的圈子里,租三小时以内的轮椅收费50元。刘姐在找患者陪护之余,顺利地租成了几次轮椅,得到的钱有50元,也有20元,因为有些家属事后反悔,不愿出足约定的钱。

由于不是专门做“租轮椅和床的”,刘姐的这个轮椅不时会遭人白眼。有时候,只推着一个轮椅的她看到租轮椅和简易床的几家“专业户”互相吵打起来,自己就赶紧躲在一旁,有点害怕。

然而前几日,医院对他们进行了清理,没收了一些轮椅和简易床,刘姐的轮椅和自己睡觉的行军床都在其中。

这几日,她只能睡在别人的行军床上凑合过夜。[1][2][3][4][5]下一页刘姐说,盯着急诊门口是他们这个圈子每个人的习惯。每当有急救车停下,他们便会凑上前去。这其中,有人想将简易床和轮椅租给患者,有人希望自己能做患者的护工。

急诊区走廊排满床患者陪护需求量大

昨日下午,北京青年报来到该医院急诊区,越往观察室走,空气的温度越高。

在观察室内,约有近70张床,每个床上都躺着患者。此外,还有一些陪护人员坐在床边。这样加起来,一间观察室内约有近80个人。走在床与床之间的过道上,有时需要侧身才能通行。一些患者表示,这个观察室算是所有医院中很大、很宽敞的了,他们已经习惯了医院人多的情况。

在观察室外的走廊,靠着墙的两边摆放着31个形状各异的床和8个轮椅。这些床上,不少病人正在睡觉或是打着点滴。

“里面没地方了,只能待在这儿呗。”这些病人的家属说,之所以待在走廊里,是因为观察室内的床位已经饱和,但他们因为病情必须待在医院。

医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走廊中这些病人的床和轮椅有的是从非正式护工那儿租来的,有的则是自己从别处买了个新的。

一位医院工作人员私下对北青报表示,这家医院配备的床位和轮椅在医院中算是很多的了,但仍然总有患者没有床位和轮椅。由于该医院急诊的口碑不错,每天,急诊区域都会接纳超过500位患者,“再大的地方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啊。”

“她挺好的,把我们着急的事解决了。”一位患者的丈夫披着军大衣坐在简易的病床边,这样评价着自己请的非正式护工。

他说,这个床是儿子当时找非正式护工租的,妻子临时需要护理时,也是他们过来帮的忙。如果只护理几个小时,收费也就50元左右,最多不到100元,“不是他们的话我们睡那儿,找谁随时看着病人?”前一页[1][2][3][4][5][6]下一页讲述

想做正规工承担不起介绍费

非正式护工的工作早就让刘姐觉得难过了。医院里的人会当着她的面跟患者说,这些是“黑护工”,不要用他们这些人,他们缺乏管理,容易出纠纷。一些病区禁止没有门卡的非正式护工入内

黑护工为抢活常互殴出千元介绍费方可转正

,因此很多患者会在进病区前把她甩开。

刘姐觉得自己并不“黑”。她回忆,有一次,一位老年女性患者躺在担架床上不停抽搐,四肢缩成一团,她的儿子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由于急诊区域事情太多,这位老人躺在大厅内疼得大喊,而护士和正式护工却不在附近。

她看到之后,小跑着穿过大厅去给老人按摩四肢,等她稍微好转后,又跑着带着她儿子办了各种手续。其中有一项手续,老人儿子没跟她在一起,她为了抢时间,为老人垫付了费用。

几个小时后,老人儿子陪着老人出院时,塞给她500元,刘姐准备按行情给自己留80元,其他钱不要,但那位儿子说:“你是救了我妈的命,拿着!”就那一次,让本来就是想为养活家里两个儿子才来赚钱的刘姐觉得,自己的工作也能有些成就感。

其实,曾经的刘姐,也是医院陪护中心的注册护工。转为单干的原因,是因为觉得给陪护中心的费用太贵。

她介绍,如果做这类医院的“正规军”,护理收费行情是每天150元到180元左右,护工在被派到活后,每天需要给陪护中心40元左右的介绍费用。而如果她自己“单干”,一天会收取陪护费130元到150元不等,比陪护中心的价格便宜20元。

更多时候,这些非正式护工是靠自己的老乡或亲戚介绍。刘姐说,给这些人的介绍费,一般是10天150元左右,陪护超过10天不再收费。这样,如果陪护一个月,正规护工需要交给陪护中心约1200元,而如果单干,即使经人介绍,总共也只需交150元介绍费。二者相差至少1000元以上,“我很心疼。”

刘姐对北青报说,如今,她在犹豫要不要再次加入护工中的“正规军”,因为黑护工群体之间的吵架和打架,以及随时面临的院方整顿,已经让她有点累了。但在决定之前,她还是会在急诊区找活,“急诊的患者需求量大”。前一页[1][2][3][4][5][6]下一页院方说法

“黑护工”扰乱秩序互殴有时一夜三次

“黑护工,你是没见过他们打起来的时候!”一位保安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说,这些人经常抢活、抢地盘,有的人挺横,说他几句就瞪圆了眼睛说:“你怎么着?”而出了事人一跑,患者也来找他们闹。

在该医院保卫处的记录中,很多起事件都与这些被他们称为“黑护工”的群体有关。

11月2日,一位患者从“黑护工”那儿租借了轮椅,交钱后遭遇不认账,只得来找医院协调。10月31日,两名“黑护工”为争抢患者发生互殴,被公安机关拘留。这种为抢活而互殴的事情每月都有,仅上个月就发生5次,本月月初也有一次。

保卫处介绍,这些“黑护工”还组织了“同乡会”,不同的“同乡会”之间也会打架。有时为了争个活,一夜之间能开打三次。

“你清我走,你走我来,老是这样。”医院对北青报表示,对非正规护工这种事,很多医院都很头疼。由于政府还未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行业内部也缺乏有效的行业规范,没有执法权的医院总拿他们“没辙”。

北青报发现,在急诊区,只要一有非正式护工跟看似患者家属的人搭上话,立刻就会有三五个人凑上来,徘徊在三五米外的距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谈话中的两人。还有的人直接蹿到两人中间,自己问:“你是要床还是要护工?找我来。”

院方表示,如果这群人没有在医院内滋事,公安机关就没法对其进行处理。而医院没收他们的床和轮椅后,面对他们的索要,也只能口头教育后再交还给其本人。

“出了事撒腿一跑,烂摊子就留给我们了。”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平时经常跟患者说让他们别请这类人,是有原因的。他们中有的人同时看护同一病房的四五位患者,很多看护行为也不规范,甚至对病人很危险,但他们自己不懂。看护出了事,这些人就跑了,患者家属没地方说理就来找医院,结果演变成医疗纠纷。前一页[1][2][3][4][5][6]下一页正规护工证件、体检和培训都不能少

刘姐觉得,自己做了护工多年,这种活拎包过来就能干。医院表示,护工工作其实并不是这么简单。为了患者安全和院内秩序,医院对正规护工一直有严格的管理规定。

目前,医院将陪护中心外包给了一家护工公司,而这家公司承诺按照医院规定的制度和规范来进行管理,医院也对公司进行随时监督。

院方介绍,想做正式护工,必须有健康证、身份证和户口簿等相关证件。此外,进入陪护中心后,必须经过体检和培训,经考试合格后才能留用上岗。

在院方看来,让护工经过培训是很重要的。合格的护工应该懂得如何严格执行无菌操作,并明白自己不准从事医生和护士职责范围内的工作,也不准从事任何医疗护理操作,如换液、吸痰、拔输液针等。这些工作事关病人的安全。

而对护工来说,加入“正规军”意味着更稳定。院方表示,护工公司会给护工缴纳各种保险,并且保证定期为收编的护工们派工。但相应地,护工们也需要交给公司一定费用,用于税收、保险和管理费。

北青报采访中得知,除了刘姐外,不少非正式护工都是从“正规军”中脱离出来单干的。院方表示,这主要是因为两个因素,一个是希望多挣钱,另一个是嫌管理制度严格。如果是正式护工,一旦家属对服务不满,被投诉的护工就会被罚款。

为了多挣些钱,有些护工选择“黑白通吃”。一位护工私下说,自己既是陪护中心的正式护工,又在单干,“就是怕被投诉”。

“我不想单干,不安全。”一位刚护理完患者的正式护工则明确表示,不单干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她回忆,有一次,自己因为动作不规范,让病人从床上摔了下来,造成了纠纷。但家属直接去找陪护中心交涉,由护工公司出面协调此事,而自己只是被内部处理而已。如果是自己单独去面对此事,很可能事情就闹大了。前一页[1][2][3][4][5][6]下一页

宁德癫痫治疗最权威医院
养生坊加盟
萍乡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癫痫病能治疗吗
四川癫痫的优秀医院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