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冷静耐心处理郴州事件

2019-05-14 23:00:41 来源: 潜江信息港

陈毅冷静耐心处理“郴州事件”

在土地革命战争初期,由于党处于幼年还不成熟,因而会犯一些 左 的错误,难免会引发群众的不理解,甚至对立的群体性事件,造成较为严重的负面影响,比如湘南郴县的 反白事件 (亦可称为 郴州事件 )。后经有关部门和领导特别是陈毅的及时应对与纠错,事件终得以成功解决。

湘南特委的 左 倾错误政策,传达到郴州后引起群众的强烈反对,终酿成了严重的 郴州事件

1928年初,朱德、陈毅等领导了着名的湘南暴动,革命形势大好。但在党中央 左 倾错误思想影响下,中共湘南特委开始推行某些盲动政策。尤其面对湘粤两省敌军的联合进攻,在 使小资产变为无产,然后强迫他们革命 的口号影响下,湘南特委提出了 焦土战略 ,为了企图使敌军进入湘南后无房可住,无法立足,硬性推行焚烧湘粤大道两侧30里内房屋和烧毁郴州等县城的决定。

指示下达后,朱德、陈毅和湘南的许多党员、干部,都对此进行了有力的抵制。但是,陈佑魁领导的湘南特委有意避开朱德、陈毅,召开特委会议。会议在没有民主气氛的情况下召开,决定:一方面,将焚烧范围缩小至湘粤大道两侧各5里;另一方面,仍向各级干部施加压力,强令执行,没有商量余地。这样,一些干部只得在大道旁烧毁了少数房屋。

不久,消息传到郴州,不想立即遭到大部分群众的强烈反对。人们对此不能接受,并感到困惑,开始议论纷纷。有的人公开埋怨,以示不满,还有的公开谩骂县委。所以,县委通知3月12日在县城城隍庙召开群众大会,拟由县委书记夏明震向群众做解释工作。但此时隐藏在红色堡垒中的反革命分子蠢蠢欲动,以大土豪崔廷彦为首的反动势力在郴县城郊骆仙铺秘密召开会议,参加的还有崔廷弼、钟天球等人,密谋磋商反革命暴乱事宜。他们还开始满街散布谣言,为暴乱做准备。

开会那天到场的人很多,还夹杂些身份不明的人。会前,愤怒的人群中就有人喊道: 赞成烧房子的站一边,不赞成烧房子的站一边! 于是,大多数老百姓都站到了不赞成烧房子的一边。对会场上出现的骚乱,县委负责人浑然不知。上午10时,夏明震一行来到会场,并没有觉察出潜在的隐患。大会开始,他上台发言,代表县委解释 坚壁清野 的理由。话音刚落,会场上立即引起一阵骚乱。紧接着妇女干部何善玉也上台讲话,阐明县委的苦衷。但群众表示不能接受,并表现出极度的愤怒。这时,台下有人叫喊: 烧房子就是不行! 杀死他们! 钟天球领着几个暴徒手舞大刀蹿上台去,夏明震等人见状,赤手空拳与他们进行英勇搏斗,但终因寡不敌众,壮烈牺牲,全场一片混乱。这时一些革命群众反应过来,也拿起大刀、梭镖、锄头等与之搏斗。顿时,会场变成战场,当场死伤200余人。暴徒行凶得逞后,又向县总工会、共青团训练班、少先队等机关团体冲去。一时间,整个郴州城内,一片狼藉。

就在当天下午,暴徒趁机四处散布谣言,许多受蒙蔽的群众信以为真。接着,在他们的煽动下,数千不明真相的农民包围了事先已搬到城外的县委机关,并洗劫一空。

重新夺回郴州后,摆在陈毅面前急需解决的是如何正确领导暴乱后的整顿工作

事变的当天,就有一些干部和群众冒着生命危险,突围出城,有的翻山越岭,有的涉水过河,分别到永兴、宜章和郴县良田、永丰等地通风报信,寻求援助。

暴徒攻下郴州城后,许多反动豪绅弹冠相庆。于22日上午,在城内寿福殿召开了反共大会。他们在会上扬言,要反共到底,企图欺骗群众继续为其卖命。还成立了 反共总队 ,妄图纠集暴徒,死守郴州,顽抗到底。就在此时,郴县县委、区党组织及苏维埃的负责人组织了未受煽动的农军、赤卫队和工人进行武装反击,郴州城内又出现了双方的进一步混战。

此时,湘南工农兵代表大会正在永兴举行,消息传来,特委立即派陈毅率两个连前往平乱。特委负责人也火速向周围数县发出通知,调动部队,前往郴州。陈毅指挥各路人马,统一作战。郴州城的敌人在我军强大的攻势下土崩瓦解。

陈毅不久被任命为郴县县委书记,继续留在当地工作以便处理善后事宜。此时的郴州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到处是满目疮痍,而且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他在县委干部的陪同下,走访了郴州城乡,所见到的一切令他悲伤不已,对事态的发展很是担忧。一方面,敌我矛盾与内部矛盾交织在一起,难以较好地区分开来;另一方面,对敌人暴行产生的过激情绪在许多干部、群众中滋长。摆在他面前急需解决的是如何正确领导暴乱后的整顿工作。

面对纷繁复杂的各种矛盾,作为郴州主要领导的陈毅没有自乱方寸,他凭着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非常冷静地采取了一整套治理措施。首先,恢复和整顿了郴县县委、县苏维埃政府领导班子的工作,在特委的指示下,建立肃反委员会和革命法庭,同时花很大的精力深入基层进行调查研究,查清事情真相。在获得翔实可靠的材料后,对于参与此事件的人根据不同情况进行了相应的处理。对个别证据确凿的首恶分子坚决镇压,但对于绝大多数受煽动的普通群众,只要不继续坚持错误,一律既往不咎。原来是干部的,不责令检讨,不给予处分,仍按干部使用;原来是农会会员的,仍然承认其为会员;原来是赤卫队员的,仍然认可他的身份。县委还派出若干工作小组,深入城乡,开始耐心做群众的思想工作。

陈毅对 郴州事件 的成功处理,挽回了革命事业的较大损失

当时省委及特委也及时认识到了这次错误的严重性,很快调整了特委书记陈佑魁的工作。陈毅经过与特委研究,在县委会上统一了认识,在局面得到完全控制后,仍以县委的名义决定再次在城隍庙召开群众大会。这次大会又有数千人参加,陈毅首先代表县委作公开检讨,承认烧毁大路两侧房子的决定是错误的,指出所谓的 焦土战略 也是极其荒谬可笑的;同时宣布在以后的工作中,不准烧房子,不准乱搬家,不准乱造谣,不准乱起哄等;并提出各级苏维埃政府要妥善地厚葬死难烈士,对烈士家属发放抚恤金等。

经过陈毅一个多月的艰苦工作,较快地消除了 反白事件 带来的不良影响,郴州恢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人心又归向了共产党和苏维埃政府。另外,他还培养了一批党的干部,如李克如、邓华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了井冈山斗争的骨干。

当年发生在湖南郴州的这个事件,正是源于党和政府的某一政策失误,根本不符合当时中国的国情,更没有真正考虑老百姓的生活与切身感受,结果导致了对抗冲突,给革命事业造成了较大的损失。由于各级党和政府发现症结所在并及时调整政策,特别是陈毅的妥善应对,才使事件得到了较为圆满的解决,缓和了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推动了革命事业继续向前发展。

陈毅对 郴州事件 的成功处理给我们深刻的历史启示:如政策的出台,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要切实关注民生,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要注意工作方法,事先进行调查研究,重大决策要广泛征求群众意见;要冷静及时地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有的放矢,对症下药,不扩大惩罚范围等。

床垫清洗
广州化妆培训
障碍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