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碑之界第一二零章杀猪村的美丽传说

2020-01-26 20:08:17 来源: 潜江信息港

终碑之界 第一二零章、杀猪村的美丽传说

众人都是一愣,三十岁也有些诧异。难道这房子里还有其他的妖精吗?

三十岁正要开口问话,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你看过的精彩表演还少吗?”

女子好像有些惊讶的咦了一声,道:“你又活过来了吗?那你的哥哥一定也还活着了。”

“我和我哥哥一直都活的好好的,倒是你,为什么多年前的那件事你退缩了呢?”

“不是退缩,是时机未到。”

“那时机何时才会到呢?”

“你真的不知道时机何时会到吗?天绝王的实力不仅仅止于表面,他的背后有你我完全无法抵挡的强大存在。”

“当年的时候,时机就已经到了。算了,就算没有你,我们也会成功的。如今天绝王已经被超越。”

“不,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出手的。”

“呵呵!”男子干笑了两声,算是回应。

“不相信便算了,以后必然有你们相信的时候,我走了。”

“再见……”男子説道。

众人站在原处,看着这二人的一唱一和,均是听得莫名其妙。等道别声説完,又等了一会,真的是没有下文了,这时,三十岁突然仰起头,冲着房dǐng道:“师傅,他真的走了吗?”

“走了,你们都到楼下休息去吧,死去的那两位已经被我救活了,此刻正在楼下睡觉。你们下去看看吧!”

“谢师傅。”三十岁作了个揖,带头走出房门向楼下走去。

楼下陈新和张万吉正在沙发上熟睡。众人商议了一下,决定让三个女孩子到另一间疑似女子的房间去睡。那里有张床,睡着舒服。其余人等只好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了。安排已毕,众人各自行动。这次三十岁的本领见涨,又有他的师父在暗中看护,众人心中安稳了许多,睡得也踏实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众人起床。天行到外面抓了几只野兔(野猪实在是找不到),烤给英娥、月兰和他自己吃。其余人等只好自己行动,能抓到东西的就吃diǎn,抓不到的就饿着。三十岁没去抓东西吃,大概野味不合他的胃口,他的胃口还是相当讲究的。

司机在众人的坚持下徒步旅行,到附近的一个xiǎo镇上,找来了修车的。嘁哩喀喳一阵倒持,终于车被修好了。众人坐上车子,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在车上,陈新説他昨晚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要去二楼睡觉,结果睁眼一看自己却正躺在沙发上。

张万吉也説他做了个梦,梦见陈新脑袋掉了(他説这话时,陈新差diǎn和他急,幸好刘服维很合时宜的晃了晃拳头),然后自己就跟着一群人在那里跑啊跑的,没跑几步,发现自己胳膊突然掉了,腿也掉了,身子也两半了,脑袋最后也掉了,醒来却发现身上零件好好的。“真是可怕的一场梦啊!”

刘服维听罢,diǎn了diǎn头,道:“人生不过梦一场,只不过有的人能醒来,有的人却再也醒不来了。”説着刘服维突然笑了起来。笑完了,他道:“真巧。昨晚,我也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些人説好了单挑,结果单挑不过,就改成了群殴。不过到最后,那家伙被人揍得比我还惨。活该!李元,你説是吧?”

刘服维冷冷的盯着李元。李元没有説话,一旁总是保持沉默的瘦子却开了口:“还不够。”刘服维看着瘦子,露出一丝不屑:“xiǎo子,你那叫弱肉强食,只能从自身方面找原因。”瘦子看了刘服维一眼,颇有些不平与愤慨。他哼了一声,转头看向车外。

这时司机听了众人这些稀奇古怪的梦,从反光镜中看着众人身上一片片的血红(官方解释是昨晚吃猪血,众人争抢过度导致。),也忍不住开口道:“昨天晚上,我也做了一个梦。梦见有许多男鬼、女鬼在我身边叫来叫去,唱着些稀奇古怪的歌谣,什么狼啊狮子啊之类的声音也是此起彼落,害得我都没睡好。”

英娥、月兰、天行等人坐在最后一排。英娥在中间,天行、月兰分列两边。天行看着英娥,心里那叫一个美,那叫一个舒坦。英娥看了看天行溢于言表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月兰的方向坐了坐。

为了打破尴尬,天行率先开了口:“英娥,你家住哪里呀?”

英娥道:“屠夫镇屠猪县杀猪村。”

天行听了就是一愣,看来英娥与他果然是有缘人,注定要一路同行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呢?”

英娥笑了,很多人都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而每一次她都会将村子里那古老而美好的传説绘声绘色的讲一遍: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村子的祖辈们一直过着幸福而安定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的夜晚,村里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人们躲在家里担惊受怕的熬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当温暖的太阳都晒屁股的时候,人们才大着胆子走出了房门。只见数百头野猪正在村子边的xiǎo山上吃东西。它们的吃法相当的恐怖而惊人。地面上的草丛灌木之类的被他们吃光了,大树也被它们一头撞倒,吭哧吭哧的啃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树根。总之,他们所过之处草木不生。而野猪的战斗力也是相当惊人,从它们一头就能撞倒大树就可以看出一二,村民们忍住惊慌,商量着对策。

第三天,村子里几百亩的田地被它们吃了一半。

第四天,村里的田地全都被吃光了。

第五天的时候,一头金色的野猪出现了,他领着群猪来到了村子前面。

当时村里主要骨干正呆在村长的院子里商量对策。只听得山摇地动的一声,村长所在的全村最大最坚固的屋dǐng突然飞了起来,砸向一边的xiǎo山上。接着四面墙壁也轰然倒塌。村民们在惊愕中看见野猪群快速的将他们围了起来。那头金色的野猪从猪群中走了出来,对众村民道:“你们最好趁早离开这里,三天后我会再来,到那时,我不想在这里看见任何一个人。”説罢,野猪群集体大嚎一声,然后在金野猪的带领下,昂然离开。

待野猪群离开之后,几个火气旺盛的xiǎo伙子纷纷要求团结起来,保卫家园。“因为团结就是力量!”一个火气最旺的人説道:“不信你看这里……”那人拿出一把筷子,就要做个科学演示。村长没有理会,只是指了指村边xiǎo山上被摔得粉碎的屋dǐng道:“今晚就走。”

当天晚上,众人收拾停当,放了把火烧掉了村里所有的房子之后,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故土。

野猪占领了那个村庄之后以村庄为据diǎn,快速的发展自己的势力。大猪生xiǎo猪,xiǎo猪出生几天后,就成了大猪(多么惊人而又强大的生长速度),接着生xiǎo猪。很快整个城镇就猪满为患。这些猪身强体壮,很多人都曾目睹他们与老虎单挑,并获得全胜。人类在他们面前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幸存的不屈的人们聚到一起,筑起高高的堡垒,抵御着野猪的入侵。人们缺衣少食,身处困境,与野猪进行着殊死的搏斗。但随着不断有人受伤与死亡,能战斗的人越来越少,而野猪却越来越多。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有一天,一个年轻人突然从野猪群里走了出来,他只是静静的走着,但他身边的野猪却一片接一片倒在地上死掉了。他来到城墙下,告诉人们,他要带领众人见识野猪的死亡。人们毫无理由的相信了他。他带着人们四处游走,所过之处,野猪一片又一片的死亡,那真是尸横遍野,绝无活口。

年轻人带着众人将整个镇巡视了一遍之后,带着人们回到了城墙前。他转过身来,告诉人们,他赦免了一些野猪的罪过,让他们活了下来。但他们必须甘愿做人们的口粮,以此为他们的罪求得救赎。

人们欢欣鼓舞,感激涕零,纷纷表示愿意做任何事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青年保持着一贯的微笑,他告诉人们他只希望能在那野猪起源之地定居下来。人们觉得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年轻人的要求,便答应了他。

从此,年轻人便定居下来,而人们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后人为了纪念这段日子,便将年轻人所在的村子改名为杀猪村,年轻人所在的县改名为屠猪县,年轻人所在的镇改名为屠夫镇。

听完英娥的叙述,天行不由赞叹道:“啊,多么动听而美丽的传説!尤其是你亲口讲出来,就令我更加印象深刻了!”英娥谦虚的diǎndiǎn头。天行问道:“那个年轻人还在你们村子里吗?”

“嗯,他一直都在我们村子里,这故事就是他亲口讲的。老一辈都説他讲得对。”天行相印证心中的某些想法,便问道:“他叫什么名字?”英娥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郑重地説道:“他的名字叫做谁都杀。”

哦,我这一趟出来就是为了找谁都杀学些本领的。”“真的吗?”英娥惊奇地看着天行。

“真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天行便将自己记事时候起所有的事都认真仔细的给英娥讲了一遍。

英娥月兰二人在旁细心聆听听到动情处也免不得唏嘘感慨一番。听完天行的讲述后,英娥道:“你果然是去学本领的呢。谁都杀师傅平时深藏不漏,但一眼望去便知不是寻常之辈,你是要去拜他为师喽?”“不,我的那位朋友告诉我,我们将来会并肩战斗。”英娥看着天行,仿佛是在看一颗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眼神中又多了一份崇敬与希翼。

人生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却是自己可以改变的。天行的命运正沿着一条他猜不透的轨迹缓慢前行着。

北京首大医院评价
东光县医院预约挂号
海口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昆明哪家好
桂林男科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