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葬八荒 第179章:神魔镜

2020-01-16 22:40:35 来源: 潜江信息港

神葬八荒 第179章:神魔镜

“你,,究竟想怎么样,”赤咬牙切齿,一双眼瞳之中,爆射出无穷无尽的杀机,可以想象,若是这道声音的主人在眼前,那么赤绝对会第一时间拿下她,狠狠蹂躏,

不过,那道声音的主人却始终沒有现身,一直躲在暗处,观摩着赤的所有表现,

“我并不想怎样,我只是不想大陆,再度生灵涂炭,这脆弱的地方,已经再也经不起任何大的折腾了,”那道女声叹息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你同意我一个条件,我便让你出去,”

“什么条件,”赤急声问道,

“我需要用神魔镜,來封印你的魔性,”那道女声刚刚开始似乎有点犹豫,但说到后面却变得斩钉截铁了起來,

“封印魔性,这种事怎么可能,”赤心神一颤,旋即有些不可思议地喃道,一个人,性格是与生俱來的,不管是魔性、神性、亦或是人性,那都是一个人不可剥夺的抽象事物,如何能单独抽取出來封印,

不过就是这件不可能的事,那道女声却说得斩钉截铁,似乎只有赤愿意不愿意,而沒有她办不办得到的问題,

“你不需要管我如何做到,你只需要回答,你愿意不愿意,”说到这里,那女声的语气突然变得缓和了几分,听到这里,赤陡然沉默了下來,

“被抽取掉魔性之后,我会如何,”赤微微闭上了眼睛,低声问道,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点意动,一直被凶魂折磨的他,若是能够将内心的魔性给封印,那么对于他來说,无疑是非常大的裨益,

“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沒见过魔性被封印起來之后的人,有什么弊端,不过是对其性格有点影响罢了,或许,,会变得比较温和些,不再如此残忍嗜杀,”那道女声淡淡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同意,需要我做些什么吗,”赤猛吸了口气,随后轻声说道,当赤话音落下的那刻,那道女声却突然很久沒有回应,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赤等的眼睛都快闭上的时候,那道声音才再度响起:“你要想好,我抽取你的魔性,只是封印它,它并沒有消失,所以,日后会出现什么后果,我也无法预料,”

说到这里,那道女声的语气突然变得凝重了起來,道:“若是日后,你的魔性发生了什么变故,我希望你能够第一时间站出來解决,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东西,”

听完那道女声,赤的嘴角轻轻地勾起了一丝弧度,道:“自然应当如此,”

“好,那么现在,便开始吧,”

“你站在原地,全身放松,不要抵抗我,”

……

天际之上的那道女声突然越來越近,不过却始终沒有显现出哪怕一丝残影,便在这刻,赤只见到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了起來,一圈圈的奇异波动,逐渐地朝一个方向凝聚着,

某刻,在那道奇异波动凝聚到了一个极点时,天际之上突然显现出了一把闪烁着氤氲白光的镜子,也就在那镜子出现的那刻,赤突然感觉浑身的血液顷刻间逆流而上,

“啊啊啊,,”

强烈的痛楚几乎眨眼间便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根本毫无准备,他的第一反应便是,他被那道女声给坑了,坑惨了啊,赤狂吼,浑身的衣衫顷刻间爆碎,无数道血管爆裂在其肌肤之上,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全身,

就在赤突然苦楚万分的同时,一道的低吟声骤然间从天际传來,而听得这道的低吟,赤身上的疼痛竟不自觉的小了几分,

“神魔镜,一面照魔,一面照神;苦海之灰暗,孤灯相引渡;当若成神时,万魔俯首;当若成魔时,诸神跪拜,天地安泰,神魔宜分,乱古万世,神魔合一,”

当那道声音全数落下的那刻,赤只感觉浑身的疼痛竟一瞬间消失无踪,剩下的竟然全是舒泰,就仿佛身体中所有为污秽都被驱逐了一般,整个人上上下下,都感受到一股无法言语的舒适,

“好神奇的镜子”赤低声喃道,身子微微站定,仰头望向天际那滴溜溜旋转中的神魔镜,而就在赤注视神魔镜之时,他突然浑身一震,随后便感觉到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那镜子吸取了过去,

赤想要仔细看看,但却什么也看不清,只是隐约间感觉到,那家伙浑身散发着无边无际的凶厉气息,

“啊,,”

而就在赤专心注视着那神魔镜的时刻,沒來由的,在其体内竟传出了凶魂一声凄厉的惨叫,不过那道惨叫却是一闪而逝,而后不管赤再怎么喊叫,那凶魂却是再也不做声了,

“唰,”

那神魔镜在吸收完赤浑身的凶厉之气后,镜身突然一震,随后竟直接隐沒虚空,也不知道到了谁的手中,而就在那神魔镜消失的同时,周围的景象,也终于开始一点点地崩溃瓦解,见到这一幕,赤的心脏陡然跳动了起來,辛苦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出來了,

“都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也不知道媛儿现在,究竟怎么样了,”赤心中急切,目光中隐约带着炽热,

“嘎吱嘎吱,,”

景象破碎的速度非常快,这不过片刻,周围却是出现了修罗城的真正面目,沒有那恐怖的城中城,也沒有那血腥残忍的修罗城主,有的,只是那一片静谧安好的,,修罗城,

“终于回來了啊,”赤猛吸了一口气,旋即目光不断地向四周扫视着,似乎想要找到那封印了他魔性的女子,但他很快失望地发现,周围除了街道上的路人外,却是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唉,也不知道这次究竟是好是坏啊,”赤摸了摸鼻子,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日后所要发生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正因为无法预料,所以生命才如此多姿多彩,赤猛吸了一口气,旋即大踏步朝记忆中的客栈走去,

三个月已经过去了,媛儿她还在那里吗,

此时此刻,就连赤心里都沒底,他不知道莫媛会不会一个人先走,也不知道莫媛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毕竟三个月究竟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到,

赤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一步一步地,走得非常小心,因为他怕走到客栈里,再也见不到他心目中的女孩,是路,就有尽头,赤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中,客栈已经近在眼前,

此刻,正值寒冬季节,客栈门前显得无比萧条,凄清,客栈门前唯一的大树,正耷拉着枝干,显得无边落寞,而在那颗大树之下,一道白色身影却静静地靠着粗大的枝干,眼神执拗地望向前方,在她的手中,紧紧地握着一条红丝巾,

赤低着头走着,走着,就这样一步一步地靠近着客栈门前,不知道是在哪一刻,赤缓缓地抬起了头,正好与那执拗地望着前方目光对视,

一时间,两人都在刹那间愣住,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过了几个时辰,两人突然间同时朝对方跑去,眼圈瞬间就红了起來,

“小赤,,”

“媛儿,,”

伴随着两道充满思念的喊声,两道人影终于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在这寒风凛冽中,这一幕,却像是永远定格般,那样唯美而不可亵渎,或许多年以后,都会有人记起,在这平凡的修罗城中,有那么一对璧人,紧紧相拥,

“媛儿,天气这么冷,你为什么不回房间去休息啊,”赤抱着莫媛,心疼地问道,

“因为我怕,怕我一回房间,就会错过了你,”

“已经三个月,你已经三个月沒有回來了,我真的好害怕,害怕你永远都不会回來,三个月,我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你,我,,不能失去你,”莫媛抱着赤的双手紧了紧,抽了抽那发红的鼻子,低声说道,

听莫媛说到这,赤的心狠狠地颤抖了起來,整整三个月,她都在这条路上等着自己回來,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啊,赤猛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堪堪将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压了下來,

“媛儿,你真傻,”赤双手摸了摸莫媛那秀丽的长发,轻声低喃道,

“不,媛儿不傻,因为我心中有你的影子,所以做这些,都觉得很开心,”莫媛轻轻地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就在莫媛这话落下的同时,赤突然脖子上有什么东西轻轻滑过,当即疑惑地问道,

“媛儿,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东西啊,”

“噢,你说的是这个么,”莫媛轻轻地挣开了赤的怀抱,伸出玉手,一条红丝巾赫然出现在其掌心之间,见到这个红丝巾,赤疑惑地皱了皱眉,

“我听这里的姐姐们说,红丝巾代表的是,坚贞不渝的思念,只要心愿诚挚,将红丝巾挂上树梢,等待的人,便会早日归來,所以,所以,,”说到这,莫媛的脸上突然布满了红霞,那张精致的小脸在并不耀眼的阳光照耀下,是如此惊心动魄,

“你说你,三个月來的每一天,都站在这里等我,还为我挂上思念的红丝巾么,”赤紧咬着牙,浑身都颤抖了起來,一股滚烫的热泪,终于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预约电话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地址在哪
宝鸡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邯郸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汕头癫痫病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