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马化腾一个技术实用主义者的成长7z

2019-10-13 03:15:43 来源: 潜江信息港

沉重宏大的政治更迭与社会思潮与1971年出生的马化腾相隔甚远。青少年的他曾沉迷于观测天象,但深圳火热的市场经济氛围终将他拉回地面成为一个商人。

在拜访腾讯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马化腾之前,我们准备了两组提纲

组问题形而上,贯穿着对建国60年的时代精神的总结和宏观梳理,另一组则是形而下,由各种琐细,乃至八卦的小问题混合而成。采访之前,我们把前一组提纲抛给了马化腾。

果然,我们的采访提纲难住了马化腾,你的问题很难答,我真没想那么多。虚的东西我不会讲。这是马化腾式的答案,于是,我们拿出了第二套采访提纲。

不过小马哥与过去接受采访时惜言如金的风格已稍有不同。我们面前的马化腾虽然比两年前要胖了一些,人却更加精神和开朗,聊到兴头上,旁人甚至难以打断他的话头。2009年8月后,腾讯股价一路冲破110港元大关,腾讯公司以超过2000亿港元的市值成为香港联交所的科技股龙头。更多的人开始感兴趣,是什么样的原因造就了马化腾和他的腾讯公司?

马化腾自己也解答不了,不过他告诉我们,他是一个理想主义与实用主义的结合体。

1971年出生的马化腾在海南出生、深圳长大。那些沉重宏大的政治更迭与社会思潮与他相隔甚远,他甚至是一个有些自闭的人,我自己认为我是书呆子,他的朋友们一度认为他会很难找到女朋友(他后来的女朋友也是他现在的老婆,正是通过聊天认识的),至于商业,他说,做生意,什么倒买倒卖,一点兴趣都没有。然而他同时又是一个对挣钱并不排斥的实用主义者,这个技术有人看上了,那我就顺理成章去做。在大学毕业之前,他编出一套程序,结果以5万元的高价卖给了黎明络公司。

在风光旖旎的海南,童年与少年时期的马化腾的兴趣就是与漫天的星星交流。初三高一期间,在哀求父母为自己购买个天文望远镜未果后,他在自己的日记中记载,如果不给我买的话,可能扼杀了一个天文学家。结果后来偷看了他日记的父母让他如愿以偿,尽管那一部望远镜相当于他父母两个月的工资。

是深圳,真正赋予了马化腾日后在商业上获得成功的基因,初中二年级迁徙到深圳的马化腾很快就见识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海南的天地,当他开始对蛇口的那块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横幅变得习以为常,对国贸大厦三天一层的速度、深交所门前拖着麻袋认购股票的人群见怪不怪时

,他成为了一个实用主义者。马化腾的天文理想并未实现,在得知学习天文的出路大多是做地理老师后,他在大学的申请表上改填了计算机专业,并因此获得了更大的快乐,做一件事情能够用自己的编程技术,能够做出一个产品去卖,或者是能够帮到别人,能够提高效率等等,这些对我来说更有意义。

深圳或许扼杀了一位天文科学家马化腾,却培育出后来创造了市值2000亿港元的企业家马化腾。

天文仍然是马化腾的爱好,多年以后,腾讯公司董事会决定送给他一件礼物,思来想去,他们送了一台天文望远镜模型,很具深圳特色的是,这是一架山寨版的模型。

他并不认同外界将他的商业基因归于潮汕人的血统

,他说这有些牵强,他并没有出生在潮州,马化腾的父亲马陈术曾任深圳市盐田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母亲也是会计出身,马化腾承认父母给了他很多创业的帮助,不过他们并不是商人。如果一定要论他作为商人的血统与基因,马化腾觉得倒不如归因于广东人的务实。

在采访的,我们抛出了一个问题,如果现在要你写一本关于你自己和腾讯的回忆录,你会用一个什么样的场面作为开头?这个问题让他思考了一阵。

在马化腾费心搜索回忆录开场白的时候,我们还是先看看马化腾是如何回顾他和他成长的那个年代吧。

2002年,刚毕业不久的马化腾,脸上还带着稚气

从书呆子到团队催化剂

我父母从来没想到我会做生意,搞商业,一直以为我是书呆子,我自己也这么想。通常意义上那种生意我肯定是很怕,而且不喜欢,除非是说我喜欢这个技术,又有人看上了,那我就顺理成章去做,需要有外界的推动,否则的话要我去不顾一切地往这个方向去追求,我不是(那种人),做生意,什么倒买倒卖,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原来是准备走天文方面的路。经常想很多自然科学的东西,研究什么特异功能。1986年的时候观测哈雷彗星回归,我用学校的器材拍一些彗星的照片,我是当时深圳中学个找到(哈雷彗星),还去写观测报告,得了一些奖,获得几十块钱的奖励。还得到了参加观测比赛的机会。后来因为当时要考高中了,到海南的观测我没有去成。

考大学的时候,我问老师天文系毕业后的职业,当时只有南京大学有天文系

,我了解到基本上那时候去天文台的少,很多都是去当地理老师。当时就觉得,别搞不好变成去当地理老师,后来又刚好开始接触到计算机,就觉得这个也挺有兴趣,那时候就考到深圳大学计算机系。

我次接触电脑是在中学,是苹果。真正喜欢电脑是从大一、大二开始。因为当时机房紧张,如果我要在硬盘存一些数据,或者不让别人用那台好机器,我就会写一些分区让机器锁定,别人就打不开这个机器(笑)。

在大学里面我也不是核心,我们班当时有几个人技术都挺强,所以我们几个互相切磋学习,互相激励,大家都是平等的。而且我对课余活动也不是很积极,我只是研究技术。我会找到比较互补的一些伙伴做成一些事情,很多想法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头脑风暴,越谈越兴奋。我看问题比较中立,可能不会说在某一方面特别强,因为总有在某个方面比我强的人,所以我也尊重他的意见,但我可能在产品应该往那个地方去做这个方面想法会多一点,我会很快想到而且会跟他讲我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可以迅速地发散到有用处的地方,一下子把别人的兴趣也挑起来了,我经常会起到这样一个催化剂的作用。

深圳+技术基因

我是初二才到深圳中学。那时候刚好是国贸大厦在建,所谓的深圳速度,三天一层楼,就在我们家附近,我们看着它(建)起来。深圳确实是改革开放先驱。华为、中兴这两个全国的通讯设备制造企业都出现在深圳,这是跟深圳这边地理因素有关系,因为它靠近香港,国外的元器件进口比较容易,所以大家都是在深圳从做贸易起来的。所以我们看到深圳在通信方面的人才储备比较多,腾讯后来起来的时候也是以通信为主,包括我份工作也是做寻呼。

我父亲在深圳的盐田港工作,他对我的影响可能有,但我很难讲出来具体的一些东西。我们创业那么多年,他开始的帮助很大,做账之类的事基本上是他帮着去做,开始风险投资进来,IDG VC管财务的跑到我家里跟我父母来直接去对账,做尽职调查都跑到我家里去,因为我爸会计出身,我妈也是会计,当时账是他们帮忙管的。我们都是很老实,很诚恳做事,不会做欺诈这样一些事。甚至到后来遇到比较好的发展机遇的时候,父亲也是不断提醒,说要注意风险,要避免发展过快带来资金或者对外合作中会产生的问题。所以我们即使发展比较快,一直还是抱着一种比较谨慎的心态往往出事都是在你顺的时候去发生的,这个是经常铭记在心的。

那个时候大学里还比较少见到商业明星,反而是请什么严星(气功大师)演讲,练功。我快毕业的时候,老师会接很多外面的项目做开发,然后带毕业生做毕业设计,这应该算跟商业挂钩了,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毕竟在帮企业做项目,自己学的技术会有用途。所以当时我真的是非常渴望有这样的机会。

我大学毕业时接触了两个系统,一个是证券交易系统,一个是寻呼系统。我的毕业设计是股票行情分析系统,那套软件后来5万块钱卖给黎明络了。我很早就知道股票,当时深交所开始之前就在我们家附近排队,全国各地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身份证运过来。那时候我没有参与,是后来父母买卖股票的时候参与一下。次买股票是毕业后两三年,当时是买了10万块的深发展,后来涨了几倍,我没有抛,到现在还留着,反正没有太大必要去动它。我不是专门去花很多时间去想这个股票怎么样,真的没有,外面说我懂得资本运作,其实真的没有想这么多。

应该说我开公司之前也没有什么对商业上的理解,虽然做过一些项目,有些别的收入,但是主要还不是从做商业的角度去看,而是以技术的角度去看。觉得做一件事情能够用自己的编程技术,能够做出一个产品去卖,或者是能够帮到别人,能够提高效率等等,这些对我们来说更有意义。

接触互联

1995年底

,我开始接触互联,早在润迅是用长途线拨到香港去接入互联,当时用的还是Mosaic的浏览器,还不是Netscape。当时我做惠多(CFido,是通过线路连接的BBS络,络之间互相通过点对点的方式转送信件)BBS站台,一条线只能一个人上,当时深圳的惠多有四根线缆已经是超豪华版,国内豪华,但互联是一条线路多人可以同时访问,哇,这个太好了,一下子好多人可以同时访问这个站台,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

当时我就觉得这个是机会,但是也意味着惠多已经快完蛋了,因为已经跟不上形势了,所以老的惠多人还是心里有点伤感,尤其原来是一个小圈子,就这么几十个人,到后面互联的站台一多,变得几百人就没什么意思了。

但后来我发现这个力量是不可改变的,互联一下子迅速膨胀。再后来基本上惠多的那个站台我也就不太理了,1998年我才关掉。

那个时候我开始学互联能带来什么,因为当时在做寻呼,个想法就是把络寻呼这个概念引进来,通过互联来寻呼,把内部的系统接起来,当时以为这可以给寻呼业带来一点高科技色彩,能够延缓(寻呼衰落),因为当时压力很大了。其实一开始出来,短信一普及

,我就知道寻呼机肯定是完蛋的,就变成夕阳产业了。我1998年底离开寻呼业,走的时候大家还抱幻想说寻呼可能还有机会,真正所有人绝望,全部退出资产应该是2000年。

我们出来做个项目,是向各个寻呼台卖我们的络寻呼系统,那时接触到即时通信,当时叫络寻呼机,而是我们给各个寻呼台开发那套系统的一个附属功能。

我们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其实更大因素还是很幸运。我们所处的信息产业、特别是互联这一行现在来看能够跟国际接近同一个起跑线,我们也意识到整个互联需要跟中国的国情做磨合,在中国做信息产业要更关注对社会的影响,不能够像过去公司还小的时候,只是看一个产品,或者靠一个影响力,或者是为了收入这样单纯的去想,要想得更全面才能适应整个中国的发展。

,到了谜底揭晓的时刻,让我们来看看马化腾自己拟下的自传开头:

1999年2月10号晚,11号凌晨,发布。我们看着自己的产品如何受用户喜爱,口口相传,逐渐逐渐增长,那几个晚上都是盯着这些东西。当时过了两天就有人来狂注册,一次放了5000个号码,我说不可能啊!一看,原来是有人利用我们的漏洞来黑我们的系统,于是赶紧去清掉这些号码。

这些正代表着未来腾讯所有互联产品运营和开发的模式,当时很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就基本上定型了,包括我们怎么应对处理事务的方法,怎么按用户反馈去调整,所有这些思想都贯穿于腾讯的发展,从始至今

开微商城要钱
微信卖东西
微信小程序多商家
本文标签: